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春暖花开

时间:2018-09-15 床上软枕,睡着一个样子英俊,白净净最讨女人欢喜的面孔。可是他的身上,覆着一张白珠被儿,所以看不到他的内容。这张熟识的面孔儿,原是他就是欧阳照光哩!
因为昨夜里,他与美怡蝶蝶鹣鹣、尽情绻恋。疯狂地狂乱了大半夜,他又是初经此道,身子不免充满疲劳。这时照光虽然是在梦中,可是脸颊上不时发出了微笑来。
似乎他正做着甜蜜美满的好梦呢!
突然的,来了阵「乒彭、乒彭」细碎而又密集的敲门声响,惊破了照光的好梦。
他张开了朦胧的睡眼,用手揉搓了一下。
瞧见窗子上,正浮现着如锦的朝霞。
接着门儿一开,那现身入来的,原来是伯娘屋里的使女「小云」。
逐又问她道:「小云,现在是什么时候呀?为何把门敲得如此之急,像是有很大事
情发生的一般的,弄得人家做着的美梦,也被你惊破了哩!真把你恨死了呀!」
这时的小云,正在把房门关着,听了照光的说话,便把身子回过来,脸颊儿满现着妩媚的笑容,把一双灵活的俏眼,瞧着照光滴溜溜的转了转,柔声的答道:「大少,现在是六时矣,因为老太太昨夜吩咐,今早大少要上学去,着小云早些起身,弄好早餐给大少吃哩!我是来喊你起身呀!」
边说出话,边行近照光的床前。
照光这张俊美白净的面孔儿,衬起了他待人和蔼的笑脸,尤其是他对家里的僕人、婢女、使妈,永远是笑囗常开的,从不曾厉声呼喝与责骂。
尤其是那群雌粥粥的婢女们,对着这一个英俊魁梧、潇洒大方、和蔼可亲的小主人,谁个不为他梦魂颠倒,心里爱极哩!
这时小云行近照光的床前,白嫩嫩的脸颊上,又堆起了妩媚的笑容,对照光说道:「大少,快些起来吧!真的,时光不早了,你还要上学去哩!待我把这张床,收拾好了呀!」
照光听了小云的说话,把左手一屈,看了看腕表,逐把珠被一揭,起身下床,双手一举高腰肢挺了挺,囗里打了个哈欠,回过身子问小云道:「小云,你快出去取水来呀!」
这时,小云正待俯下身子执着被儿,听照光问她便把头儿抬起来,正想答他,可是一眼瞧见照光的情状,不禁使她嫩颊上飞起了点点桃红、红晕满颊,把一个头儿慢慢地垂回下去。
可是她那双俏眼儿,还是斜斜地瞧着照光哩!
为什么小云会发出这种现象来呢?
原来照光自昨夜与美怡疯狂了数度,在枕上又和美怡说了许久,身子疲劳极甚双双倦极睡去,忘记了穿回衣服,现在正是寸缕不挂,身子光光的裸着。
因为小云俯着身子,将头朝上望照光时,眼光恰好看到照光跨下的话儿,从那稀疏乌亮的毛儿中,露出了一白里透红的话儿,那话儿不但是长,而且是粗。
可是从粗大之中而又没有透露出筋来,尤其是那个龟头儿,似球儿一般的大得出奇,红晶晶的色泽,边沿有高高勃起。
在刚中又带着了柔,衬蓍照光的结实身子,白净净的皮肤,似这样一个诱惑异性的赤裸身体,瞧的小云春心初动。
看在满腹豔思的小云眼里,怎不使她心里怦怦然地满身发燥哩!
这时照光看到了小云这份情形,又见她那双眼睛,现在还是滴溜溜的看着自己身子,便禁不住的也看了看自己,只见是全身赤裸光光的没有寸缕。
不由得使照光也是满脸发红,疾忙回身床上,一把取过珠被儿盖着下身。
逐又看着小云,只见到她那一种羞人答答,娇豔而又扭怩的模样,那一双俏眼媚珠,正发射着似火的春情光芒,注视着自己呀!
那张引人情渴的鹅蛋脸儿,又罩上了青春豔豔的红霞,酥胸前隔衣微耸着一对发育成熟的乳儿,堪容一握。
衬托起那豊满而又富于引诱异性的少女胸脯,细肢小口,这一副动人的模样,不要说是这甜头初尝的照光,就是那些自号所谓的情场健将,花中能手的老雀,怕也会令到他魂消骨软,意迷心蕩哩!
似这样的又怎不令照光心儿跳跳,慾火盈腔哩!
似这样的,当下照光被小云这种少女风度,引诱得他的色胆顿增,放着胆儿,用手搂住了小云的细腰。
这时小云微扭着身子,软着声儿低低的对照光说道:「大少,请自重一些吧!小云身为下人,直不敢和大少戏弄的,假如这情形入于别人的眼中,后事如何?小云也不敢再想像下去,大少还是穿回衣服回去的好。」
照光听了她的话,又见到她的态度,正是欲迎还拒,知道这不过是少女的一种矜持而已。
遂又把小云抱起在床上,和自己一同倚着床屏,边鬆开小云的里衣,把手伸了入去,哎呀!这是什么呀!
它比馒头儿还幼嫩滑润,不似馒头儿棉软,是紧紧腾腾的呀!
不过从紧绷之中又带着了轻揉一般,软软的并富伸缩力反弹着,而且是暖暖的,有一种不可思议的热力,触着手儿是说不出的好处,刚好容纳在手掌心里。
这时的照光,垂手轻轻的捏弄着小云那两团比茶杯儿大,馒头儿小的软肉,玩得小云笑声吃吃的,推着照光的手说道:「大少,你干什么的呀?把人家摸得酸痒痒的,难受得很呢!嗯…..我还是出去的好。」
说着话,身子用力想挣开照光的搂抱,但是这又何当是小云的心意呢!这不过是少女初经此道时的娇揉做作罢了。
现时小云的心里间,对照光这种做作,正在是望看着哩!
突然小云又感到自己那粒微微尖起的乳头,被照光的指头捏住,摸摸搓搓身子即时有如触了电流一般,从那麻痺里又带着酸酸痒痒的感觉,使到她的身子竟会软软无力的。
同时她那未经缘客的桃园春洞,似乎是打散蚁窝儿在里边一般,虫行蚁走痕痒非常,哎呀…..还有水儿流出呢!
这里连续来的几样感觉,使小云又想离去,又捨不得的一颗处女的小心儿,蒙上了一片甜蜜蜜的糖衣。
身体经照光这样的一挑一逗,迅即亢进兴奋,只见小云身子一转,伏到照光怀里,把那双慾情流露的俏眼,注视着他笑嘻嘻的说道:「大少你真顽皮,真会作弄人呀!把人家摸得不自然极了,痒得很呀!不要这样啦!」
照光见了她这模样儿,便知道她春心已动,而自己也正需要哩!
同时见到小雪迷濛成了一丝的眼,娇嫩的鹅蛋脸满布红晕,就是喷水的桃花,也不及她这样的美丽,禁不住把头低下吻了吻小云的脸颊。又在她的耳边,低声说道:「小云…..你爱大少吗?」
这时的小云把手紧搂着照光,含糊地答道:「爱极了!」
照光听了,便又问她道:「小云你嫁过了人没有?」
她听照光这样问她,越发地娇羞无限地答道:「大少…..我还未嫁过人呢!你这样的问我作什么呀?」
照光答道:「没有什么的,小云你想不想尝尝嫁人的滋味呢?待我给你试一试,好不好?」
小云听了,张开了迷着的眼,随又闭上了,口里吃吃的笑道:「大少羞不羞,这话也问人家作什么!嗯…..不和你说了!」
说完又把头儿贴着照光的胸前,嘻嘻哈哈的笑着。
知道她的心里,是想极了,不过是害羞不说罢,便又在小云的耳边说道:「你这小鬼头,笑什么呀?若是未嫁过人,我就慢慢的给你弄,倘然是嫁过了人,我无像和美怡弄一般的,弄得你杀千刀般的叫了出来呀!」
只见小云张开了骚情的眼睛,半信半疑满脸惊奇的问道:「大少…..你和美怡来过这种事吗?怎么又会弄到叫了起来呢?」
照光笑微微的道:「弄到乐极舒适的时候,那便自然的会叫床了呀!不信?你就试试看,好吗?」
小云听了脸颊见光充满骚意道:「大少我听闻人说,女子初来这事时,是会疼痛的呢!那么你要慢慢的弄才好呀!不要把我弄疼了呀!」
照光笑道:「假如你真是未嫁过人的话,初来时确是有点痛苦的呢!这不过是片刻的罢了,可是到了后来那滋味儿,也就够你回味了,来吧!」
说着话,遂解开了小云的衣襟,只见到小云胸前,露出一对似粉搓、又像是玉石雕成的白嫩嫩乳,像馒头一般大。
刚好一握,可是话又说回来,发酵出笼的馒头,那又及它这样的滑比羊脂,软似海棉的,从软中又带着弹力,真个是又白腻、又滑嫩、好不令人爱煞呀!最是要了照光命的是,那就是小云的双乳,还微微的耸起了两粒红得透亮的鸡头肉。
直把照光看的慾火填胸,热热的在心里煎熬着,不由得又用手揉搓起来,只觉到有点儿坚实。而且感觉是滑不留手,如此一来把小云搓得腰肢乱摆,嘻嘻哈哈的笑着。
照光把头低下来,用口含吮着小云乳头,只见照光用舌尖子,一捲吮了片刻,小云只觉得一股子说不出口的滋味儿在心坎里钻来钻去,连骨子里也乐到了,两条弯长的眉儿,也乐到疏疏的。
一双妩眉的眼睛,也掩闭成了一篷,无限风情的笑道:「哎呀…..大少!你这一下子可把小云乐死了呀!想不到男子真有这般好乐趣的,要是这样,就是乐死了我,也是情愿呢!」
说罢连连的喘着气息,照光听了说道:「小云…..好玩吧?比这个再好的还在后头呢!你来不来呀!」
小云又骚态似水,笑声嘻嘻的道:「嗯…..嗯…..来呀!不要再吮吧!急死我了哩!好大少!快来吧,下面似蚁儿钻一般的呀!难受极了,我可等不了呀!」
照光见了她这样,便知她情急已极,而自己也被她逗得慾火焚身,逐鬆开了她的裤带,退下她的裤子、短跨儿。
正想退掉她鬆开了衣襟衫儿,只见小云乱挺着肢腰,连声的叫道:「就是这样来好了,连衫儿也脱了下来,大白天脱得光光的,怪难看哩!不要脱罢!」
但是照光又那里听她的说话哩!
不理便把她脱得光光的,只见小云一身,白似羊脂,赛雪欺彬,嫩嫩滑腻的肌肤纤细挺直的腰身,耸圆结实豊满的屁股,及两条粗圆的大腿,白嫩粉腻的酥胸上,覆着两只茶杯一般的椒乳,乳顶有着两点宝石儿,这真是好一个肉人儿呀!
这一身匀称修妙,曲线动人的肌肉,胜似白雪之白,尤似白玉之白。
这时照光见了真是比什么都可爱,端的曲线玲珑,照光瞧到小云两腿之间,那儿竟是光光的还未出毛儿,现时只有红白相映成趣,不似美怡的还多了撮毛儿。看着、看着,不禁使照光有些儿心迷意乱起来,神魂飘飘的,跨下的话儿早已经是发威挺着。
小云她这时,全是说不出的又惊又怕,可是又捨不得的,这缕矛盾的感觉,一直轮迴在她的脑海中。
突然照光牵过她的手,使她握住了涨大硬热的话儿,只见小云把那双只剩一缝的媚目,注视这根玉笋,不由得口里说道:「唉哟!你这根话儿真是有趣!热热的、烫得我的手心好不舒服,看皮!那个大大的头儿,又嫩、又红鲜鲜的,涡涡腻腻像桔儿一般的,是多么好玩呀!我这大的人,在今天才见到哩!」
边说着话儿边望着照光,脸颊上道露出色情而又娇羞的笑容,用手指拑住了龟头,不住的拨一拨,似乎又想到了什么事情,身子软软无力的贴在照光怀里,娇嗔地说道:「大少…..你这格又长又粗的话儿,弄入我的小穴里,嗳哟!我可受不起呢!怕不要连我的肚皮也插穿了呀,我真不敢和你玩呀,这么粗大的洞儿也会给你撑裂的呀!」
小云虽然是说完了这话儿,但是她的手还是爱不忍释的样子,密密的捏弄着,引得小云更骚不可当,慾火蓬勃起来。
那一股子的淫媚态,涌现在眉稍眼角,与及满颊飞红,越玩越觉心里甜甜的,又吃吃的浪笑道:「大少你这根话儿,也真亏美怡哩!同样是一个小小的洞儿,又如何的容纳得下呀!嗳呀,这红晶晶的头,大大的真要了人家的命根子呢!看你那边沿,像是堤基般的高高稜勃,放入了洞儿里,怕不要连肉壁也给刮碎了呀!嗯…..这味儿,真真说不出口的。」
照光听了她的一连串的最浪语,给她说得淫兴勃勃,便把小云抱起,躺在床的中央,忙伏了下去,说道:「小云,你的洞儿给我看看可能把这话儿容纳得入否,好不好?」
小云笑声嘻嘻的道:「唉呀…..可羞死人呀!小便的东西也要看的,真是顽皮啊!」
照光道:「不看看那怎知道放得入这根话儿呀?一会弄疼了你,你便会说,唉呀!好光哥,这不是好玩的呀,弄得人家怪痛的呀!」
看见小云的俏眼转了转,拍的打了照光一下屁股道:「不和你这张油嘴子说呀!我知道你是不过想看看吧!要看就看呀!要不三不四的胡说八道作什么呢?」
边说边把腿儿分开,还张开腿儿掩了掩,骚气娇声的道:「看呀!油嘴子!」
这时照光把手挑着她的洞儿,只见那两片花瓣一般的胖胖阴唇,因为未经缘客绿故,把洞囗紧紧的堆迫着。
照光用两手,分捏着唇儿的边边翻了开来,看呀…..哎呀!
直把照光弄得有点魂儿飘飘然,目送五色,只见一红一白,相映成趣的中间。那条红似硃砂,豔比玫丽,浅浅窄窄的缝儿,真个是又玫瑰又俏妙,红鲜鲜的洞口,给那两片薄薄的小阴唇分遮着,竟然会合了起来将指头包着,随着便见小云的屁股一缩嚷叫道:「唉呀!好光哥你这般的作什么呀?要弄就和我弄好了,摸得人家多么酸痒呢!可要把我作弄死了呀!」
说着一手牵了照光起来,和他头并头的躺着,她还把头枕在照光的臂弯里,边玩着照光的话儿,边说道:「光哥…..这个小洞,真能容纳得下你这又长又大的话儿吗?可不把我弄得怪疼得才好呀!」
照光这时正揉搓着她粉乳,听了她的话,便又用手抚摸她的阴户,只觉到小云的阴洞里,水儿已是流得湿湿的了。
再看了小云,只见她蓬着了那骚似水的媚目,脸颊儿红红的见到照光看她,便掩阴户儿,伸了伸腰便道:「光哥来吧,我可等的急了呀!」
说着身子一转用手搂了照光,嫩腻粉白的大腿,便缠绕着照光的腰间,口里唔唔啊啊的含糊乱呻,把那绯红的脸颊贴在照光的脸旁,不时还张开了柳唇乱吻着照光,照光见了小云的模样,便知她确似是情急到了极点,也就将她紧紧的搂住了,直着腰腿把那话儿凑过去,但是那里能够弄得入去呢?
小云未经风雨,洞紧窄小不说,而且她还乱七八糟的胡乱缠绕照光。
地势不适合,任是照光如何的插来插去忙乱了一会,总是不得着门路,弄得照光心里焦急,发着狠儿把那挺直的话儿用力一插。
不由得把小云怪叫起来说道:「哎哟!你这急得什么呀?不行啦…..怪疼痛的呢!哎哟…..给你撞插得把我痛死了呀!」
又见小云咬了咬牙裂儿肉紧紧的道:「光哥这样子行不通呢,你还是趴上我身子好了!」
边说着鬆开了搂抱照光的手,把身子躺正过来,两条大腿擘得开开的,那水汪汪的骚眼,瞧了照光一下道:「光哥…..这样你还是得要僈僈的来呀!切不要猴急的呢!」
照光便将膝儿半跪在她的大腿中间,用手捏着话儿把那龟头对正了她的阴道,将话儿一磨一转的擦着她那洞口与阴唇。
如此便把小云擦得身儿颤颤、臀儿摇摆、眼儿乱瞪,一缕说不出囗的快感,钻入了她的心头内,直乐得她嘴儿嗯嗯喘喘笑道:「哎哟…..光哥!是…..是这里了!不要擦呀!酸痒得里面像是蚁儿钻、虫儿行一样呀!啊呀…..难受极了。」
照光这一磨擦她那些作怪的骚水,竟然会阵阵的流了出来,把洞口也糊得湿湿滑滑的,如此一来照光那个硬大的龟头,使照光在全无阻碍,只有感到说不出口的酸痒、及甜蜜的境界梩,弄了入去。
这时的照光也是慾火煎熬得心儿发狠,暗道:「唉啊!我可顾不了她了。」
横竖是初次的疼痡,她是无可避免的,思至此…..身子一伏下去,屁股是用力一沈,一根话儿,便滴溜溜的入了半截在小云那窄小的洞儿里。
只见小云一反先前笑口依依的情况,变成臂儿颤动、身摇腰摆、腿儿乱蹬,口里叫着痛:「哎哟…..我可消受不来呀!痛死我了!嗯…..怪痛唉!洞儿被你撑裂呀!」
边叫时将手用力撑着照光的腰间,不让照光再把话儿插入,小口依依的道:「好光哥,不要这样急进呀,痛得很呀!浪穴给你撑得火辣辣的,就是这样吧,你慢慢弄好了!」
照光听了又见她眉稍蹙起,痛苦得咬着牙儿忍受,气息喘喘双手推着自己,那一种欲迎还拒的模样儿,真是令人又爱又怜。
而且自己的话儿,被她那狭窄紧暖的阴户,夹得紧紧的,心里只受到一种说不出口、而又令人消魂得滋味,只好依了她的话。
慢慢的一下一下悠悠的抽送起来,觉得小云的穴儿,有比美怡的另有着一番风趣,照光又在床旁衣柜镜里,看到自己与她的身体。
只见那羊脂雪白、娇嫩滑腻、浮凸玲珑的身躯,使照光越发的淫兴大作,手不停的摸玩她那对嫩乳。
不时还捏撚着两粒鸡头肉,一面还乱吻她的粉颈,下面则是勤抽密送,这样的弄了好一会,照光才觉小云那推着自己的手儿也鬆开了。
摆动不停的屁股这时也停歇了,且觉得她还微微作势的迎凑上来,日里消失嚷痛的低呼,转变成为含糊的乱叫,粉脸上那缕骚意的笑容,也就重现了出来,她的手也由推拒变搂抱。
照光见了禁不住低声问她道:「云妹这样的弄,你觉得痛苦吗?」
小云微微的笑了笑,把媚眼斜逗了照光一个浪情的眼光,吃吃的笑道:「痛过了…..不过还有些隐约痛着呢!唔…..好光哥,你弄吧!」
照光听了真是心花怒放,这句话儿正是他渴望着呢!
这时照光只觉得心里甜甜的,像蒙上了一层糖衣一般,底下便开始用力逐渐的由顶至根,没头没脑的抽插起来。
即是弄得吱吱水响,床声格格,看她那两片花瓣一样红鲜鲜、又温暖、又软腻的阴唇,紧紧的含着话儿,不停歇的一吞一吐,而且是水儿四溅。
像极了熟透的大蜜桃,被棍子插破。
连汁儿也流了出来,弄呀、弄了一会,小云给照光弄得她快活舒适,而使她渐渐地浪了起来。
只见她腰儿用力,密密的将屁股往上顶着,迎凑那插下的鸡巴,直抽送得小云初时痛苦异常,继则渐入佳景,再则浪浪骚骚。
口里也不时唔唔呀呀继而哟哟喘叫,连连的叫道:「好啊…..哥…..快点吧,不…..痛了呀…..用力…..点来…..哎哟,真是好…..玩极了…..乐死了!」
照光知她这时候正是苦尽甘来,得着了甜头,也就真得用力插进抽出,如此一来,双方都得着了奇趣。
正是一个初尝滋味,一个再次回甘来,两人都是初生之犊,这一顿的狠干猛弄,但只见床帐震动,格格滴滴、小声吱吱、时时沙沙的。
她还把腰肢扭动舞动臀儿,迎来凑去,照光也是手不停的揉摸粉乳,口儿乱吻小云绯红的脸颊,底下疾抽猛插。
突闻小云又连连嚷叫道:「唉哟…..好光哥呀!真想不到这玩意儿端的有趣极了,痒呀!连骨子里也酸到了,哎呀…..快…..快来弄啊,嗯…..你那龟头儿,真要我的命了,那粒…..肉儿,被你点得…..怪适意唉!刮得我的腔道乐意极啦!啊…..来啊!」
这时照光也觉得小云的浪情,真不下于美怡呢!
他们两人正似朝阳趣史里的,美怡正合得、小云是飞燕,思至此由不得淫兴蓬勃,用力的下下至根,着着贴肉,把小云那初经风雨的桃源,堆迫得小山丘似的,肉与肉相撞,迫迫拍抛。
连小云的小腹,也捉撞得一起一伏,照光还在她的耳边低声说道:「云妺,和你弄一个款式儿,好不好?」
她听了张开了她的媚眼,半惊奇、半诧异的说道:「咦!好光哥,弄这玩意儿,铰月花式的么?那真有趣极呢!说给我听听吧!」
照光看到了她这骚进骨子梩的样子,越发使他觉得心里蜜蜜甜甜的,随即说道:「花款儿多得很呢,有在椅子上的,有在地上的有躺在床口的,就是这般的睡在床上,也有很多款式的呀!还有呢…..那就是弄屁股喔!」
小云听了,无限神往的说道:「好光哥,真是有这么多花式吗?同时屁股也是弄得的吗?唔!你这坏东西,是和美怡弄过了,不然你怎会知道这么多的花样儿呀!哈哈,来啊!歇会儿你得和我弄弄才好!」
照光听了,越发引动了他的性子,便使出了劲儿密密耸着,边抽着边说道:「好云妺,你说我和美怡弄过了,真是冤枉死我了,这不是我想出来的呀,等弄完了待我给些东西你看看,你便明白了,不信?我现在和你弄弄好吗?」
这时候小云正是苦过甘来,得到大甜之际,便把那骚似水滑的媚目,朝着照光浪浪的说道:「哎哟!好照光,这时我正得着乐儿呢!用力点,待前面弄过了,再和你弄得别的花式好了,唉…..来呀,痒得很呢!」
照光也是给她的紧暖的话儿,夹得话儿密密的在她的阴户里,进进出出直弄得两人舒畅受用骨软筋酥,痒酸得全身像是溶化了一般,飘飘然的爽快尽致。
只听的一片的,滴滴嗒嗒、唧唧吱吱,如那气息喘喘、笑声嗤嗤,又再的响了起来,小云流出来的骚水,连雪白床褥也染湿了、弄着、弄着、又突然的听到小云叫了,「哎哟…..我的好光哥呀!我不好了呢!死了,这滋味儿,我说不出来呀,哎哟…..尿水也被你弄出来了,唉唉,来了啊!」
小云叫着,只感到自己的身体,像是放了开来的一般,慾火冲动得连花心也开了,抵受不来,觉得自己的身子,微微的抖颤了一下。
便有一团热热的水儿,由话儿的深处洩了出来。
不由得手儿用力,紧紧的抱着照光,两条大腿也亦绕在照光的屁股上,口里只是唉唉连声低叫。
这时照光也感到自己的话儿,突被她的阴户里来了阵热,知道自己也要洩了。
便将话儿用力的插入了她的话儿里,再将小腹紧贴住小云,话儿在里面跳动了一下,阵阵的阳精便朝着小云的花心射去。
登时小云手足乱颤了一阵,不由得感到自己的身子,似是泥遇着水全溶散了,媚目紧闭口儿微合,口里吐出含糊的低叫,只听得是哎哟、死了、乐死了呢!
以下便含糊不清只是闭上了眼儿。
回味着这种不常有、不易得的滋味,这种滋味就是执笔的人,也没法形容得出来的。
恐怕非要女人亲临其境的领略过,才能知道呢!
两人互相软软无力的拥抱了片刻,各自起来整理着残局,小云一眼看到了自己的跨间与腿下,那话儿的洞口点点腥红,和那骚水混合着的糊成了一片,不由得把眼儿娇微的斜视着照光。
万种柔情的道:「光哥我保守多年的宝贵幸福,纯洁的处女身子,今日一旦全付给了你,希望你切不可把我丢诸脑后,学那些牙签大少一般,饱食终去,或是始乱终弃才好。」
边说边起来穿回了衣服,下了床还把手抱住了照光的头颈,张开小嘴儿吻了吻照光,便开门出去。
便掩回房门的时候,小云还将头伸了入来,抛给照光一个媚意的眼波儿,嘻嘻地笑了笑,才关回了房门而去。
小云自从那次早晨与照光有了肌肤之亲,小小年纪感到人生竟有如此甜美事儿,大少那话儿竟能让自己飘飘讧欲仙,像是着迷似儿叫人发狂。
小云朝也想着暮又思着。
一夜她忙完事也闲着,便又想起照光。
少女的情愁思绪令她感到孤单而寂寞,于是她抓了一件披风便往外走去。
经过一座假山再绕过池塘,小云沿着通往后花园的花径,不知不觉的往少爷的住地而去。
无意间小云发现前面有个女子的身影,待她定神一瞧,前面那个女子竟是美怡姊。
美怡姊和大少是有相好过的,这一点照光在风流床上都一五一十的告诉自己小云想着有些脸红,难不成美怡姊此时此刻要去与大少相亲相好?
一定是啦!
美怡姊跟自己一样想着大少。
这么晚了,这一条路是唯一通往照光的房所,肯定那美怡姊此时此刻是要去找大少。
小云加快脚步,三步併两步追着美怡。
「美怡姊!」
小云轻喊着美怡,然后轻巧的往花丛内一闪而隐。
美怡听闻背后有人叫她,立刻惊慌得回头。
「谁!谁!是小云妹妹千?」
美怡见后面没人,转着两颗大眼珠子四下打量。
小云没有动静,美佁懊恼着自己怎么不小心,几时后面有人跟着,竟然毫无察觉。
不过美怡心里有数,这个人肯定是小云。
「如果是小云妹妹,就不要再折煞我了,快出来啦!」
小云知道不能让人发现两个婢女在大少不远处的花园内嬉闹,那可不太好。
小云见美怡紧张的样子,不禁有些好笑,便忍不住噗嗤的笑起来。
美怡见小云竟躲在一处隐密的花丛内,便走过去把她揪了出来。
「好呀!竟然捉弄姊姊,看我饶不饶你?」
说着假装要打她,小云只好求饶。
两个姑娘便互相戏耍起来。
闹了一阵后小云才说:「咦!美怡姊,这么晚了妳要去那儿?难不成要去找…..嘿…..」小云露出诡谲的笑容,两眼望着照光的住处。
美怡红着脸说:「唔…..我…..没有啦!随便走…..走啦…..好妹子你来此又作啥?」
美佁心里有鬼支支唔唔。
小云因知道美怡与照光的事,但美怡却不知道小云也跟大少有着亲蜜的经验,所以当美怡反问小云时,小云虽然也感到耳热脸辣,不过小云心李反而比教笃定。
小云道:「美怡姊来作啥,小云妹也就来作啥。」
「唔…..唔…..」美怡实在难以启齿。
小云又道:「美怡姊一定是来找大少!」
「妳…..妳怎么知道我?我的好妹子可别乱瞎说。」
顽皮的小云瞧美怡一副紧张的模样,更肯定自己不是瞎说,反正自己也跟美怡姊一样,就是想去和大少相好。
遂向美怡道:「美怡姊和大少相好,当然要去找他哩!嘻…..嘻…..我没瞎说…..」美怡听小云直言无讳的说自己,煞是惶恐至极。
「啊…..啊…..好妹子快别乱说,我…..我…..可承受不起…..什么相好…..妳…..」美怡似乎急哭了。
「是真的!大少都告诉我了,他还说妳很浪床,奶子又肥又大,他最喜欢:…..」
「他…..他…..啊…..妳…..妳…..」
美怡真的急哭了,因为下女跟大少有不寻常的关係,如果传开那可是不得了!
小云见美怡哭煞败坏,终于向美怡吐露自己的实情。
「美怡姊!其实我跟妳一般,已经跟大少有瓜葛了,嗯…..就是那天早上,我被他脱光衣服,两人就在床上做那事儿…..就跟妳…..一样…..他的话儿…..好大…..就塞进…..人家那裏…..哎哟…..羞死…..人…..之后…..我日夜…..想着…..」美怡乍闻小云跟自己同道,整个心立刻放了下来,也不再紧张兮兮。
「哈!我终于…..明白了,妳也是来找大少找乐子?」
美怡姊顿有所悟,立刻开朗起来。
小云点点头,娇羞地承认自己不堪寂寞,难以抗拒大少的磁力。
「美怡姊,该承认妳是来和大少幽会?」
「嗯!妹妹猜对了!」
既然两人的心意相同,那美怡、小云两女便相偕前去夜探欧阳照光了。
照光此时并没有睡觉,他知道美怡今晚会来找他。
「咚…..咚…..咚…..」有人在扣门,照光知道是美怡来相会,急忙跑去开门。
门外闪进来两个少女,一前一后。
照光见是美怡和小云两个俏丫头,心中更是大乐。
「咦!怎么是妳们?」
照光颇感意外。
「我们三人之间的事彼此都知道啦!」
美怡说着,忙反身把房门锁上,怕不小心被人瞧见。
照光见夜半两女来访,乐得一手拉着一个往床上跌坐下去。
「唔…..太好了…..太好了…..」小云不知照光「太好」是什么意思,她好奇地问:「大少为什么太好了?」
她被他掼倒在床上。
照光说:「今夜就三个人一起来玩,我们都把衣服脱光光。」
「难不成你要玩我们两个…..一起上?」
美怡经验较深,立刻知道照光的意思。
「是啦!妳们两个来服侍我…..嘻…..」照光说着,已伸手向小云的胸囗摸去。
小云揣动着娇躯,气喘喘娇嗔道:「哎哟…..羞死人…..我不要嘛…..」
照光说:「我在很多春宫图里看过,许多男女搞在一起,很刺激…..很好玩哩!」
「唔…..是真的吗?」
美怡已将自己的衣服剥光,成为一丝不挂的裸美人了。
美怡说道:「嗯!很刺激…..光哥…..这里有许多…..春宫图…..他没给…..妳瞧过…..」美怡顺手在床褥下找出五张不同的春宫图,这些图案有一男玩两女,另外一张是两个粗暴的男人骑在一个女人的身上。
瞧图片上的男人一个一个如痴如狂。
这时小云的衣服已被照光脱掉,照光捧着小云的两个乳房挤压着。
「嗯…..嗯…..嗯…..哎哟…..小云前日怎不知有此…..道儿…..真的有这回事…..我…..以为…..啊….呵…..」美怡把小云的两条粉腿左右分开。
小云中间那豊阜的阴体部份已经流了不少淫水。
美怡伸出食指在她阴蒂揉了起来。
「啊…..哎哟…..好痒…..唔…..小云受不了…..唉…..三人行…..美…..唔…..我承认三人一起来别有滋…..味…..啊…..」小云双眉深锁,一边浪叫一边摇摆着蛇腰。
照光吸着小云的乳头,更又手揉搓着鸡头肉。
美怡顺势往小云的阴户滑下,指头扣进了她的浪穴里。
另一只手则过去握着照光的阴茎。
「唷…..美…..扣得小妹…..浪死…..唔…..啊…..轻些…..好…..哎哟…..好痒…..唔…..」小云此时浪水连连,全身舒畅难耐。
照光被美怡玩着,那话儿硬是长了六、七吋长。
他手上玩着小云的两堆肉,见她神魂颠倒媚态横生,整个人也跟着热呼起来。
于是他急着想插小云那话儿。
照光放开小云的奶奶,口里说着:「好个妺子快快翻身,让哥哥插插。」
此时小云的穴有如千只蚂蚁爬行,奇痒无比,早想让照光来安慰。
于是她立刻依言跪在床上。
照光则站在地面上道:「唔!小云乖乖退后些,照光哥哥才照顾得到。」
小云只好将屁股朝外,双腿却併陇着,因为此时有美怡姊在身后窥视着她被挨插的模样,便有些不好意思。
「不,妳要把双脚叉开!」
「唔…..嗯…..好羞人…..哎哟!讨厌…..嗯…..不来了…..」小云正感到尴尬时,双腿已被美怡拨开,照光那话儿已抵住她那膣口。
照光双手先在她的浪臀上摸了几下,直搔得小云浪声连连,那淫水又注出了不少。
突然,照光手握小云的小蛇腰,下身一沈话儿硬是往内一挤。
「啊…..哎…..唔…..」小云尖叫了起来。
「卜滋!…..卜滋…..」话儿搞得小云浪穴内的水连连流出,跟着咭咭吱吱的浪响。
「尹呀…..哎哟…..真美…..哥哥…..用力…..好爽…..是…..是…..妺妺舒服…..光哥…..真好…..」阴唇夹着那大话儿,翻里翻出非常有趣。
美佁看小云被照光插得香汗淋漓,自己下体那淫水不听话已溼溼不止。
她先伸手去搔小云的两个大乳房,自己一只手则伸到阴户下扣摸起来。
「嗯…..嗯…..嗯…..」美怡也忍不住的浪吟起来。
小云现在如鱼得水,嘴内呻吟娇哼不息,那浪臀更是浪得像水波,直浪得在后面的照光也跟着浪叫起来。
「嘿…..小浪穴…..真美…..套得哥…..哥的话儿…..酸痒…..唔…..昇天…..了…..」他的速度加快,力劲也跟着大起来。
照光连续又戮了百来下,几乎是次次入底,顶着小云那穴儿花心内。
小云被抽得昏天暗地的,直喊着爹娘,终于她无力地趴在床上,然后直打哆嗦,显示她达到了高潮。
「唔…..光哥…..我…..舒服…..让…..我休息…..求求你…..」小云险些不醒人事,那照光正插得过瘾,见小云已被自己话儿插得说不出话来的模样,便把目标转移到美怡这里。
美怡已经按捺不住,见照光已跟小云战完,心花立开。
她躺在床上双脚分开翘曲。
照光把她的双脚架在肩上,然后手抱着美怡的大臀部。
大话儿立刻拴入美怡的小浪穴里。
骚水咭啾外流,滋润着照光那话儿,使他倍感到欢畅。
再加上原来阳茎上沾着小云的浪水,此时插美怡的浪穴更觉的奇美无比。
「啊…..良人…..好丈夫…..唔…..用力…..妹妹…..爱死…..你啦…..快…..」
「哼…..美…..插死…..我…..吧…..小浪穴…..受不了…..唔…..不想活了…..我爱…..光哥…..是…..嗯…..」
在美怡的浪吟下,照光是越来越有劲,每下都让她感到像飞上天一般地飘飘然。
此时在旁的小云已恢复清醒,见照光神勇无比的玩着美怡,她的春情即刻又泛起高高的怒潮。
女人可以在短短的时间内不停的出水,一般总可以来个六、七次。
但男人就不行,非得要休息一些时后才可再展雄风。
照光因连玩两个俏女,体力上有些不支,便乾脆躺在床上,改由美怡坐下来套弄。
美怡见照光突然去势把话儿抽出。
「啊!光哥…..我要…..唔…..继续…..干我…..来…..嘛…..」但她见照光躺下来,那话儿雄纠纠的立在那儿,便知道他的用意、。
美怡立刻坐立起来,她手握着照光的话儿,然后双脚分开顺势将嫩穴对準阳具。
「啊…..好饱…..哎哟…..」美怡已把阳具套住,并且开始扭抳着蛇腰。
美怡的浪臀三百六十五度的旋转,浪穴内的话儿被小穴穴拴得热呼呼…..美怡的浪穴又浪出了不少淫水。
照光抓着她胸前的一对肉球,拼命的揉捏,那美怡只好更浪吟狂嗯了。
「哎哟…..用力…..唔…..光哥…..用力抓…..妹妹的奶奶…..妹妹会更兴奋…..唔…..好美…..」美怡边浪叫,那浪臀边上下起落地咬着照光的话儿。
只听美怡浪得娇喘,她双眸微闭散乱着秀髮,香汗在她的粉颈上不停的往下流,终于伏在照光的身体上娇嗔不止。
蹲坐在美怡背后的小云,见美怡姊突然浪吟地趴在大少的身上,她那骚穴儿突然淫水大洩,顺着光哥的话儿慢慢滑下,小云知道美怡姊此刻正是高潮临头。
「照光哥哥好厉害,美怡姊姊乐死啦…..」小云说着,玉手抓着照光的两个丸子。
「唔…..像两颗小…..小弹珠…..」小云爱不释手捏在掌心玩捏着。
照光将像洩了气的美怡从自己身上推开,让她稍作休息。
「小云儿!妳爱照光哥哥吗?」
「唔!当然爱,妺妺爱死你…..」
「那你帮哥哥服侍话儿!我还没洩哩!」
欧阳照光说着站了起来,此时小云早又春情蕩漾,自己又想挨插,见大少站了起来,以为照光又要用话儿戮穴儿。
小云急忙转过身趴跪在床上,将自己雪白的屁股对着照光。
可是照光彷彿并无意插她。
小妮子云妹妹可急煞了。
「唔!好哥哥快来吧,妹妺又浪了。」
小云扭抳着肥臀,示意照光快来吧!
「不!我要妳用上面的…..唔…..来服侍…..话儿…..」
「哎哟…..行吗?…..唔…..我不会哩…..」
原来照光是要小云用嘴巴向那话儿吹奏。
「来吧!先服侍光哥…..话儿会更兴奋,再插小云的小浪穴…..嘿…..小云妹妹…..会喜欢…..」
「真的…..唔…..」
此时小云已转过身,刚好跪在照光话儿的前面。
她望了望那粗大如自己小手腕的话儿,满心春意无限的喜欢。
便手握阳茎套弄着,可是她还不曾用自己的嘴儿服侍过少爷。
小云望着话儿,玉手上下套弄着阳具,正不知如何开始,不料…..美怡已挨过身来,她道:「小云妹妹先让我来,一下妳跟着看就知道啦!」
照光经小云不停的套弄,瞧她气喘呼呼更是兴奋。
现在美怡要先示範,照光那有不愿之理。
小云只好让开。
美怡先用双手捧着自己的大豪乳,双峰间立刻成为一条深遽的乳沟。
美怡把阳具夹在双峰的沟内,然后摇摆着浪乳。
照光只感到话儿在一团软肉内颤擦,龟头被夹得热麻麻的。
接着美怡昂着首,故意伸出丁香儿,做出极为淫浪的表情。
照光更是心旷神怡。
不久美怡放开自己的双乳,然后将粉脸埋在照光话儿的地方。
「啊…..啊…..」照光被她这一埋,自己竟忍不住的啊了起来!
原来美怡已将他的话儿吞到嘴内了。
「唔…..嗯…..嗯…..唔…..」美怡轻吟漫哼,左手抱着照光的右腿,右手握着他的阳茎,侧着脸吞吐着照光的大话儿。
一旁的小云总算大开眼界,原来那话儿有这么多妙用。
小云伸手摸着自己的阴处,淫水早就浪了不少。
美怡吞吐咕噜一阵,然哲把话儿放出来,她顺着阳茎的根部慢地往上舔。
最后丁香舌停在龟头地方绕舐着。
「啊…..啊…..要命…..」照光双手按着美佁的头,咆哮低吼不止。
突然美怡低侧着头,右手握着阳茎丁香舌改舔着睪丸。
照光颤抖着,睪丸被她一舔一舐,马上有了反应。
睪丸子立刻变大了。
美怡这浪妮子并不留情,又将照光的丸子放入香嘴内吸。
「唔…..唔…..唔…..嗯…..嗯…..」美怡嘴内嗯哼地漫哼。
照光此时全身的血液似乎加速,他咬牙切齿尽情地享受这美女的柔情。
美怡继续贪婪一阵,终于觉得嘴酸。
她停止了服侍照光的话儿,然后向着小云道:「该妳啦!」
小云知道美怡姊的意思,立刻跪在照光的面前。
小云现在明白怎么服侍大少,她依照美怡姊的方式再一次替照光服侍一次。
「呵…..啊…..啊…..」最后照光已经忍无可忍,因为经过这许久的欢乐,他感觉到自己快射精了。
他连连浪叫之后,急忙吩咐小云赶快躺下来。
「快…..光哥…..那精儿…..要来啦…..妹妹躺下…..快…..」小云早已想挨插,见照光叫自己赶快躺下,赶忙往后一仰,整个人躺在床上,双脚开着,浪穴内淫水闪闪,请君入瓮。
照光立刻抱着小云的身体,那大话儿二话不说,立刻探入小云的小嫩穴。
「啊…..美…..好兇的话儿…..嗯…..我喜欢…..哎哟…..」照光只顾猛力的抽插,浪着屁股没命的玩着小穴儿。
「卜滋!咭啾!卜滋!」
小云的浪水极多,照光插的更是爽快。
美佁在旁助兴喊着:「嗯…..嗯…..嗯…..我的光哥…..抱紧浪小…..云…..用力插…..哎哟…..哎哟…..爱死…..你啦…..啊…..」经美怡此时浪喊不休,小云紧紧地抱住照光,深怕他随时会离去。
她香汗如雨下,扭着娇躯。
照光感到小云的浪穴越来越紧,他强烈地感到小云的浪穴一张一缩,使他更是畅快。
又猛力的浪插了十来下。
小云终于咬着银牙,娇哼喋喋…..「哎哟…..哎哟…..妹妹…..又来水啦…..照光…..哥哥…..唔…..给我…..我要…..啊…..」此时欧阳照光也心浮气躁,他的阳精已迫近到精口。
照光那能再忍受。
他抱着软绵绵的小云,又是一阵狂欢。
终于:「啊…..哼…..」照光身体抖了十几下,那热呼呼的精液直出玉门关而去。
他此刻再也无力地挨压在小云的身上。
美怡爬过去将尚有半截埋在小云穴内的话儿抓了出来。
话儿从肉穴内滑出来,沾了些许淫水。
那小云的小穴囗立刻涌出一些乳白色的浪水。
美怡帮着擦拭着。
此时夜已深沈,外头露水沾满了花草,银色的夜光斜照在窗前。
这里真是春暖花开好时光。
三人因为玩了许久,都觉得睏顿极了,便都昏昏沈沈地睡着了。
次日早上,小云因为要小解才从香沈的梦中醒过来,她看看天色已有些微亮,知道天也亮了。
好在小云因小解起床,不然这下三人可能要睡到日上三竿,那么昨夜风流便有可能被他人发现,那岂不糟糕!
当下立刻摇醒美怡姊,两人立刻蹑手蹑足的拜别照光匆忙而去…..春花秋月、岁月匆匆…..欧阳照光和美怡、小云之间的事一直在暗中进行着。
如此经过了几个月…..
美怡与小云双双都停止了那红姑娘的造访,起初俩人都不留意。
但是经过了一两个月,俩人肚子都有许的微凸,美怡、小云这下可紧张了。
于是她们也顾不得害羞,偷偷地跑去向医生求教。
结果证明她们都怀孕了。
这可怎么办?
记得欧阳照光说过爱她们。
可是他是堂堂少爷,自己又是委身的下女,卧阳家可能接受她们吗?
美佁、小云感到疑惑害怕,俩人把怀孕的事告诉照光。
照光这要大不大的小鬼头也拿不出主意,最后迫得没办法,只好将此事秉告双亲爹娘乍闻儿子如此荒谬气急败坏,更是痛斥美怡、小云的不是,但是生米已煮成熟饭。
欧阳两老纪总算开明,见两女生得聪明标緻,也就不嫌弃俩人的身份,自己的爱儿也有错的情况下,终于让照光娶美怡和小云为大小媳妇。
而且一时间成为地方的佳话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