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> 图片

同学他家的女人们成为我的妻子和炮友

时间:2018-09-13 第一部同学的妹妹
                (1)
  我与同学小军是中学同学,我们在学校的时候关系非常好,经常在一起抽烟、
喝酒、聊天,学习成绩一般,中学毕业后小军顶替他母亲到了电信部门工作,我
在父亲的安排下进入一家企业工作。
  我们两个经常在下班后去喝酒聊天,有一天同学对我说他家有一套房子空着,
不如你到我那里去陪我住吧,我们还能做个伴,我同意了,我回到家把我要搬出
去和同学一起住的事情告诉了我的父母,我父母也同意了,并告诉我要注意安全,
就这样我搬到同学家里。
  这样过了有三四年的样子,在五月一天我和小军正在房间里喝酒,听到有敲
门声,我和小军对视了一眼,我看了一眼手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,说到:「这
么晚了,会是谁呀?」
  这时听到门口有一个女声喊道:「哥,快开门。」
  小军说:「是我妹。」
  他就去开门了,打开门后,我看到门口站着一个漂亮的美女,一脸焦急的神
色对小军说到:「哥,你的手机怎么打不通,刚才奶奶不舒服,已经送到医院了。」
  小军一听,马上回到屋里拿上外套就出去了。
  我一个人也没什么事,就继续喝着啤酒,脑子里想着刚才的美女,我记得以
前去小军家里知道小军有一个妹妹,叫小丹,那时小军的妹妹才十来岁,一点也
看不出来是个美女,真是女大十八变呀。
  现在的小丹身高有160 公分左右,胸前两个大肉球将衣服撑的鼓鼓的,腰部
纤细,堪称杨柳细腰,屁股圆圆的向上翘着,想着想着,我的阴茎直挺挺的顶着
裤裆,那是一个相当难受。
  我一想小军的奶奶住院了,还不知道几点才能回来,反正房间里也没有人,
我就将背心短裤内裤全部脱掉,去卫生间洗澡。
  在擦身上的水的时候,我看着镜子里的我:我身高180 公分,因为经常锻炼,
显露出健康的古铜色,稍一用力,两块胸肌、六块腹肌硬梆梆的,充满了阳刚之
气,想到我还没有女朋友,我就非常郁闷,我的长相还算是对得起观众,为什么
就没有女人喜欢我呢?
  这时,我想到一句老话:早起的鸟儿有虫吃;不行,我也要找个女朋友。我
又想到了小丹,想到小丹的一对大乳,翘翘的屁股,如果能和小丹来个后入式,
一边操着她的小嫩屄一边摸着那一对大乳肯定很舒服。
  想到这,我的阴茎又一次的硬起来,刚才由于沖了个澡,我的阴茎软了下去,
我的阴茎硬起来有17、8 公分长,3 、4 公分粗,我一边想着小丹,一边开始搓
揉起阴茎,由于光想着泻火,十分钟后,我一声低吼,放出了我的浓精,足有半
口杯那么多。
  我又沖了一遍身体后,躺在床上想着该如何接近小丹,想着想着,就迷迷糊
糊睡着了。
  在第二天的九点多,我接到小军的电话,说他的奶奶在昨天晚上十二点多,
因病抢救无效,去世了。
  我安慰了他几句,告诉他有什么事情要帮忙就给我说,小军说过几天要给他
奶奶下葬,希望我能过去帮帮忙,我说没问题,就挂了电话。
  过了几天,小军要我去他家,我过去一看,好家伙,屋里屋外站满了人,原
来他家在当地也是一个大家族,七大姑八大姨的都来了。
  小军看到我来了后,过来和我打招呼,我看到他的眼睛里充满了血丝,他说
他和他妹妹从小都是奶奶带大的,和奶奶的感情非常好,要我一会照顾一下他妹
妹。
  我一听心中窃喜,但嘴上说:「你家里那么多的亲戚,还用我照顾吗?」
  他说,他家里和这些亲戚关系不是特别好,而且有几个亲戚的孩子看妹妹的
眼神色色的,他不想在这个时候和那些亲戚发生一些不愉快的事情。
  我说好吧,就和小军走到屋里,小军的妹妹在一边的椅子上低声的哭泣着,
旁边有几个亲戚在劝慰着,还有两个十八九的小伙子在一旁站立着,眼睛偷偷的
瞄向小丹胀鼓鼓的胸前。
  小军一看这两个人,一脸怒色的走到他们面前,这两人一看小军的脸色,一
脸不甘的走开了,那几个亲戚一看小军来了,起身安慰了小军几句也走了。
  小军回身搬了把椅子坐在小丹的身边安慰了几句,回头对我说了句帮我照顾
妹妹,我说好的,小军就到一旁忙去了。
  我坐到椅子上不知该怎么安慰她,只能看着她低头哭泣,这时我看到她外面
穿的孝服,孝服里面穿了一件黑色V 领的T 恤,从领口能看到那小半边白皙的乳
房,和那深深的乳沟,我的阴茎马上向她敬礼了,我不安的扭了扭屁股,好让我
裤子上的帐篷不那么明显。
  小丹感觉旁边有人动了一下,抬头看了我一眼,说:「你是勇哥?」
  「是的」我说。
  小丹又说:「谢谢你能来帮忙。」
  我说:「这是应该的,我和小军是好朋友吗。」
  我看到小丹又要开始哭泣,我忙说道:「我们有七、八年没见了吧,我记得
那次见你,你还是一个扎着两个小辫,流着鼻涕,拽着你哥哥的衣角,要你哥哥
背你去玩的小丫头,没想到女大十八变,现在已经是一个大美女了。」
  小丹脸色微红的说:「我没有流鼻涕,你才流鼻涕呢。」
  我微微一笑,说道:「好吧,我流鼻涕,流的满脸都是,行了吧。」
  小丹微微一笑,哼了一声,当我看到小丹的微笑后整个人呆在了那里,这简
直就是一个倾国倾城大美女呀。
  半晌,小丹看我不说话,抬头一看我,见我在发呆,脸色微红的说:「口水
都流出来了。」
  我呃的一声,连忙用手去擦嘴,结果什么都没有,我说好啊,敢耍我。
  当我正要去伸手去咯吱她的时候,小军跑过来说要起灵了,小丹突然嚎啕大
哭,要往灵柩上趴。
  我和小军连忙过去拉住小丹,小丹摆脱不了我和小军的阻拦,声嘶力竭的大
声哭喊着:「奶奶,不要离开我,奶奶………」
  接着就昏了过去,我和小军连忙扶住小丹,不让小丹倒下,小军对我说:
「帮我照顾妹妹,扶她到房间里去休息。」
  我说:「好的,你放心吧。」
                (2)
  我扶着小丹,看着小军的家人将灵柩抬起来,慢慢的走了出去。
  不一会,房间里就剩我好小丹了,我将小丹横着抱起来,走向小丹的房间。
  一进入小丹的房间就发现小丹非常喜欢布偶,有小熊的、小狗的好多好多,
但摆放的非常整齐,房间的墙壁是淡蓝色的,床罩是淡粉色,上面趴着一个大号
的趴趴熊。
  我走过去将小丹放到床上,给她盖好毛巾被,准备出去的时候,听到小丹在
喃喃的说:「奶奶,不要离开我……」
  我又回头走到小丹的床前,静静的看着她,看着她那娇美的容颜。
  低头看到那丰满的乳房,我的手慢慢的向那丰满的乳房进军,当我的手马上
就要触摸到那丰满的乳峰的时候,小丹的手突然抓着我的右手将我的胳膊抱在怀
里,嘴里还喃喃的说:「奶奶,不要离开我……」
  我被她一拽,站立不稳,躺到她的身边,从我的胳膊处传来一种舒服的信号,
我静静的体会着小丹那丰满的乳房给我带来的压迫感,我差点交货了,我深吸了
一口气,压制住那想要射精的感觉。
  由于刚才的动作,小丹的毛巾被已经被她踢开了,露出了小丹那羊脂般平坦
光滑的小腹,我忍不住吞了口口水,舔了一下乾裂的嘴唇,左手慢慢的伸到小丹
的小腹处,缓慢的抚摸着小丹那平坦光滑的小腹,顺着小腹慢慢的滑到小丹的胸
口处。
  胸罩阻挡住了我的手指,我慢慢的将小丹的白色蕾丝胸罩推了上去,终于摸
到她的乳房上面,在她动人的乳房上抚摸着,揉捏着,感受着她的芬芳和娇嫩。
  花生米般的乳头慢慢的硬了起来,我知道她动情了,这时我突然想到,我好
像从来都没有好好的吸过谁的奶,便慢慢的将右手从她的怀里抽了出来,心急将
小丹的衣服推到她的胸部以上,让我能好好的品尝这一对正值青春年华的嫩乳。
  我将小丹的衣服推到她的胸部以上后,我才发现原来女人用胸罩集中起来的
乳沟,竟然是那么的迷人,而且那阵阵的乳香,更是令我心乱情迷,再也忍不住
地不停亲吻那白皙的胸部,并将那乳晕吸得又红又紫。
  当我用舌尖来回地乳头上舔来舔去时,小丹也发出了阵阵呢喃:「嗯……嗯
……啊啊……」的声音,就好像在回应我说:「哦!好舒服!勇哥,你弄得我好
舒服……」一样。
  有了回应,我当然更加地卖力,最后小丹整个胸部几乎都是我的口水,不过
我可没笨到在乳晕之外的地方留下吻痕,那可是很容易被发现的哦!便马上将我
那硬得发痛的阴茎从裤子掏出来,一边回忆刚刚她的奶子被我轻薄的意外收穫,
一边套弄起来。
  一只手套弄着自己的阴茎,一只手拉起她的长裙,隔着她粉红色的内裤去感
觉阴唇和阴蒂的位置,也发现到她的阴部上面没有阴毛,这一发现让我当时就射
精了,射得小丹的大腿上全是精液,有几滴精液甚至射到了小丹的胸罩上面。
  射精后我休息了一会,连忙将我的精液擦乾净,将小丹的衣服整理好,躺在
小丹的旁边,小丹又喃喃的说:「奶奶,不要离开我……」又将我的胳膊抱在怀
里。由于刚才射了精,不一会我也迷迷糊糊的睡着了。
  过了大概有两三个小时,我听到有人在喊我,「勇哥,勇哥。」
  我睁眼一看原来是小丹,我马上坐了起来,慌张的问:「你醒了,没事吧?」
  小丹红着脸说:「我没事,谢谢你。」
  我说:「谢什么,你是小军的妹妹,也就是我的妹妹,我照顾你是应该的。」
  小丹听到后脸色微微一变,没说什么。
  这时小军他们回来了,问我吃饭了没,我说:「还没吃呢。」
  小军说:「那我们出去吃饭吧。」
  小丹说:「那我先去洗个澡,洗完一起去吃吧。」
  我说:「好的。」
  我和小军在外屋聊着天,大概二十多分钟吧,小丹就出来了,穿了一件淡黄
色的蝙蝠衫,下面穿了一条淡蓝色的牛仔裤,白色的凉鞋,没穿丝袜,几个脚趾
甲涂着肉色的指甲油,非常迷人。
  小军说怎么今天洗澡这么快,平时没个一小时洗不完,小丹说还不是怕你们
等急了,说完看了我一眼,我咳了一下没出声。
  我和小军他们一家人出了社区,随便找了一家装潢还不错的小饭馆,要了雅
座。
  小军的父母问我:「想吃什么?」
  我说:「随便吃一点就行了。」
  小军的父母就随便的点了几个菜,要了几瓶啤酒,我们边吃边聊着。
  不一会几瓶啤酒就喝完了,小军的父亲又要了几瓶啤酒,小军的父亲喝的有
些多,可能是这几天忙坏了,想放松一下,一会就有些醉了。
  我一看就说:「改天再喝吧,你们也累了一天了,早点回去休息。」
  小军的母亲也跟着说:「改天再喝。」
  小军的父亲不同意,说:「你们几个年轻人接着喝,我们先回去,我们在这
里你们也放不开。」说着就要站起来,但是脚下一滑,差点摔倒。
  小军的母亲连忙扶住小军的父亲,说道:「不能喝酒就少喝点,喝那么多,
死重死重的,小军,你和我把你爸扶回去你再回来喝。」
  小军和他母亲扶着他爸,回头给我说:「等我一会,马上就回来。」
  我说:「好的。」
  小军和他父母刚出门将门关上,小丹就问我早上吃的什么早点,我说:「吃
的韭黄鸡蛋水煎包呀。」
  小丹就伸手掐了我大腿一下,娇嗔道:「我睡着那会你都干什么了?」
  我心里一惊,装作委屈的说:「没干什么呀,我刚把你放到床上,你就把我
胳膊抱住了,我就在你旁边睡着了呀。」
  小丹脸色红红,一边掐我一边小声说道:「你睡着了,那为什么我的乳房上
全是口水,乳头上还有一小片韭黄,胸罩上还有一股腥腥的味道?」
  我一听「呃」的一声,心里将自己骂了个体无完肤:早上为什么要吃韭黄鸡
蛋水煎包呀。我连忙对她说:「对不起,对不起,你太美了,我实在忍不住了,
求求你不要告诉你的哥哥。」
  小丹的嘴唇微微向上一翘,说道:「要想我不告诉我哥的话,那也行,不过
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。」
  我马上一脸讨好的说:「别说一个条件,就是十个也没问题,你说吧,要我
怎么做。」
  小丹装作想了想,低着头红着脸,小声说:「条件吗……就是你要答应做我
男朋友。」
  我一听马上当场石化。
  半天小丹没有听到我的回话,低着头眼里含满泪水说:「你是不是不喜欢我,
嫌我不淑女?」
  我一听,马上抓起小丹那柔若无骨的小手,对她说道:「不是的,我太喜欢
你了,我太高兴了,我……我……我……」
  小丹一听到我的话,抬起头看着我激动的样子,开心的笑了,一笑就把眼睛
里的泪水挤了出来。
  我一见马上将她拉入我的胸膛,抱着她的身体,亲吻着她的小脸将泪水吸干。
  小丹羞红着小脸,轻轻的捶打着我的胸膛,说道:「不要啦,会被人家看到
啦。」
  我见她的娇羞的样子,就是再大的定力也受不了了。放开搂住她的手,双手
环状搂着她,嘴向她的嘴角吻去,她的双手生硬地悬在半空,但却并不躲避我的
亲吻。
  我亲吻了她的嘴角后又吻她的脸,再到她的眼皮,她就闭着眼任我吻着,到
我吻她的耳朵时候,她的呼吸明显沉重起来。
  我开始将她的身体紧紧地贴着我,并吻向她的嘴,当我的舌头去翘开她的嘴
唇的时候,明显听到她呻吟了一声并张开了小嘴,我不费吹灰之力找到了她的舌
头并吸吮着,这时她本来悬空的手自然地搂住我的脖子,我的手也开始隔着衣服
在她身上游动。
  这样过了十多分钟,我吻了吻她的下巴后,在她耳边说:「喜不喜欢?」
  她的娇羞的说:「你坏死了,上午舔完人家的乳房,又把那个髒东西弄的人
家的胸罩上面,我睡醒后感觉乳房紧绷绷的特别难受,看你睡的跟死猪似得,我
到卫生间里掀开衣服一看,乳头上面还有一片韭黄叶子在上面,一摸胸罩上面还
有几处有点湿湿的,黏黏的,一股腥腥的味道,噁心死我了,现在还吻我的嘴唇,
便宜全让你占了,还要问人家喜不喜欢。」
  我抱着她,轻轻的顶着她头问她:「那你喜不喜欢呢?」
  小丹娇羞的红着脸说:「只要是你的,我就喜欢。」
  我哈哈的笑了起来,小丹轻轻的捶着我的胸膛嗔道:「你还笑。」
  这时,我听到有脚步声向我们雅座这边走来,急忙说:「你哥来了。」就放
开小丹坐在椅子上假装吃着菜,喝着酒。
  小丹也急忙坐好,但小脸红扑扑的,让我忍不住想当场将她就地正法。这时
小军推门进来,坐在椅子上问我们在说什么呢,在门口听到我的笑声了。
  我看了一眼小丹,说道:「没什么,就是讲了个笑话。」
  小军又看他妹妹,问道:「小妹,你的脸怎么红红的。」
  小丹红着脸低头小声说道:「我刚才喝了一点啤酒。」
  小军扭过头愤怒的对我说:「我妹妹这几天身体虚弱,不能喝酒,让你照顾
我妹妹,你就这么照顾的,我就这么一个妹妹你知不知道,如果我妹妹有什么事
我和你没完。」
  我急忙说:「对不起,我不知道小丹身体虚弱。」
  小丹也连忙为我说好话,小军也就没再说什么,就这样我们又喝了几瓶啤酒,
将小丹送回家。由于小军在旁边,我和小丹也没有什么机会温存,就回家睡觉了。
                (3)
  就这样过了一个多月,由于小丹是当地一所名牌大学大二的学生,她要上学,
也没什么机会和我单独相处,当然了,发短信互相骚扰还是有的。
  就这样过了几天,到了周五,小军说他找了个女朋友,但还没有确定关系,
周六想请她去看电影,但又怕人家不好意思和他单独看电影,要我和他一起去。
  我说我又不认识,小军说你也认识,就是咱们的中学同学小芳。
  我惊奇的问他:「你们怎么联系上的,听说小芳当年考到一所护校去了。」
  小军说:「我奶奶在医院抢救是时候,我碰到小芳,我们聊了几句,就问她
要了电话号码,明天就是要约她去看电影。」
  我其实也想去见一见,要知道小芳当年是我们的班花,我暗恋她三年了,一
直没机会向她表白,没想到让小军抢先了,但是又一想,朋友妻不可欺,还是对
小军说道:「我才不去呢,你们俩在那里看电影卿卿我我的,我一个人做你们旁
边当你们的电灯泡啊。」
  小军急忙说:「帮帮忙嘛,大不了我把我妹妹也叫上。」
  我一听,心中窃喜,但脸上还是不情愿的神色说道:「那好吧,谁让咱们是
铁哥们呢。」
  小军一听高兴的说:「我去买票,你可千万不能骗我。」说完掉头就跑了。
  我急忙拿出手机给小丹发短信,告诉她这个消息。
  小丹高兴的给我回了一条短信说:「勇哥,我好想你,想你想的都睡不着觉
了,为什么不是今天呢,我好想现在就见到你,想你身上的烟草味,还有你的…
…」
  我纳闷的看着短信:「还有你的……」我的什么嘛,说一半留一半的,但心
里也没在意。
                (4)
  就在这期盼的心情中好不容易熬到第二天,我和小军先去他父母住的社区接
小丹。
  小丹下来后,我两眼直直的看着小丹,小丹今天穿了一件白色T 恤,下面穿
了一条蓝色的长裙,衬托她的肌肤更加地雪白,黑亮柔顺的披肩长发散发出洗发
露的香味,穿了一双白色的凉鞋,五根脚趾上涂着粉色的指甲油,看起来就像是
仙女下凡。
  这时小军拍了我的肩膀一下说道:「怎么样,我小妹正点吧,我这也是给你
机会,要把握住哟。」
  我咳了一下,心里想你就准备做我大舅哥吧,嘿嘿。
  小丹也不好意思和我走在一起,和我打了声招呼就和小军一起走着,边走还
边偷偷的瞄我,给我一种偷情的感觉。
  由于还要去接小芳,而她家又比较远,我们只能坐公车去。
  公车上人比较多,有几个小年轻想往小丹身边凑,我和小军两人一瞪眼,小
军也属于那种看上去挺威武的人,那几个小年轻立马停止了动作,我和小军一左
一右的护住小丹,一时间也没有人能够突破我们的防线。
  我站在小丹的左边,右手偷偷的抓着小丹的小手,我们就那么互相握着对方
的手,感受着对方的体温。
  不一会,到站了,我们走到小芳家的社区门口,小芳正往社区门口这边走过
来。
  我看着曾经暗恋的物件,她上身穿着一件印着卡通图案的T 恤,下身一条牛
仔短裙,露出雪白光滑的两条小腿。
  小芳走过来和小军打了声招呼,又对我说:「嗨,小勇,好久不见。」
  我也对她说了句好久不见,我们一行四人向电影院走去。
  电影院离小芳家不远,我们到了电影院后,小军将电影票给我,我一看是两
张情侣座的票。
  进了电影院我们的座位和小军的座位离得不远,就隔着一个座位,我和小丹
坐下后就轻轻的拉着她的手,小丹说小心叫她哥哥看到,抽了半天没抽出来,又
有隔板档着,也就由得我握着她的手。
  不一会电影开始了,是一部老电影,我已经看的没心思看了,我就把手臂伸
到小丹的腰上,搂着小丹的腰把小丹搂到我怀里,开始闻着小丹的秀发。
  这时小丹抬起头将那粉嫩的樱唇凑到我的嘴边吻了我一下,我向一个得到命
令的士兵一样,立马搂紧小丹的细腰,在她的脸上吻了吻,抚摸她腰部的手伸进
T 恤里面抚摸。
  亲了脸后我继续亲她的眼皮,迫使她闭上了眼睛,我趁机将身体靠在她的身
前,抚摸腰部的手也放在她的小腹处,嘴巴立即印在她的嘴上。
  小丹全身颤抖了一下,双手推在我的胸前,似乎要做抵抗,我连忙搂紧她,
舌头试着撬开她的嘴唇,但她并不妥协地紧闭小嘴,也还好没有再用力推我。
  此时此刻我不敢开口说话,怕这样会把气氛破坏,继续努力地亲吻她的嘴,
放在她小腹的手突然袭击地握住了她的乳房,趁她张开嘴呼叫的时候,我的舌头
趁虚而入,并把她抱得更紧,她挣扎了一下无果后只好任我的舌头和手胡作非为
了。
  小丹的乳房非常结实,手掌覆在都盖不住,乳头因为刺激已经变硬。
  我的两个手指轻轻地揉捏着花生米似的乳头,感到小丹的身子越来越热,我
将她的T 恤翻开,露出戴着白色蕾丝胸罩的乳房,两粒花生米似的乳头挺立在粉
红色的乳晕当中。
  我的呼吸立刻停止了几秒钟,竟然不知道我的手该往那里下手的好,嘴里情
不自禁地轻呼:「真是太迷人了。」
  小丹本来正享受我的抚摸,听到我的轻呼,嘤咛地一声娇呼,双手遮在胸前,
嗔道:「不许你看。」
  我轻轻地拉开她的手,嘴巴向她的右乳吻去,吸住上面的花生米似的乳头,
用舌尖挑逗着,右手握住她左边的乳房轻轻地揉捏。
  未经人事的小丹那里受得了这样的刺激,整个人瘫在座位上任我摆布,我换
了个乳房吸吮,也换了左手揉捏她的右乳,腾出右手伸入到小丹的裙内,抚摸她
的大腿,又有意无意地从她的大腿根处轻抚而过。
  小丹忍不住发出轻微的呻吟,听到小丹的呻吟声,我将手覆盖在她的阴户上,
隔着内裤轻轻的揉弄着小丹的阴唇和阴蒂。
  渐渐地,只隔着内裤已不能满足我,当我将手伸进内裤时,最后直接将手伸
进内裤里搓揉她的阴蒂。
  也许是弄得太舒服了,小丹的嘴里发出了:「勇哥……不行啦……嗯……你
这样弄……小丹啊……会……嗯啊……会很难过的……嗯……好舒服哦!」的呻
吟。
  不等她反应过来,我将裤链拉开,将我肿胀的阴茎拿了出来,将她的手握在
我的阴茎上,她惊呼:「这……这么长?这么大?那我以后怎么受得了?」
  我一笑,将身子靠了过去,搂住她的肩膀说道:「男人的都差不多是这样的
啦,你又听过那个女的会受不了的?女孩子的下面会伸缩的,你别怕,知道吗?
而且我会很温柔的对你,你绝对不会很痛的。」
  她的头靠着我,手在我的阴茎上抚摸着,因为她没有套弄过男人的阴茎,所
以她只是在我的阴茎上用手指揉捏着,说道:「我听人家说女人第一次会很痛的。」
  我安慰她说:「那是因为有的男人太鲁莽造成的,痛当然会有一点,但我向
你保证,我会让你的痛减低到最低。」
  小丹笑了笑,说道:「你真好,我没看错你。」
  这一笑差点没把我的浓精射出。
  我慢慢的俯下身体隔着内裤便亲了下去,而小丹被我突如奇来的动作,彷抚
被电到的叫了一声:「啊!」
  随后便不停的扭动屁股,想摆脱我这羞人的动作,却没想到这样反而令自己
更舒服,后来我便将内裤拉开,还没仔细欣赏,便又用舌头舔起了她的阴唇和阴
蒂,而小丹那受过这样的阵仗,一下低声呻吟数声后,便高潮了。
  我一等小丹高潮完后,便将小丹的小嘴按向肉棒要她含,并对她说:「小丹
乖,来含着。」
  小丹说道:「要怎么含,我不会怎么办?」
  我便教她说:「你就像含冰棒一样的含着,就可以了。」
  只见小丹尝试的将肉棒含了住嘴里,感到自己的分身进入她温暖的小口,我
便又对她说:「对对~对就像这样子,嗯!你做的很好,来舌头也要动,舔舔龟
头,对对!就是这样,小丹想不到你还蛮有天份的哦!」
  虽然小丹的口交技术还有点生疏,但随着我的指导,她也渐渐拿捏到窍门,
弄得我越来越舒服。
  小丹张开眼,看见我一面爽样,竟然将肉棒吐了出来对我说:「怎样,还要
不要啊!」口却对着龟头不停的呵气,手也自动的套弄棒身。
  「我的好小丹,好啦!再帮我舔舔,我快受不了了,求求你啦!」
  在我苦苦哀求下,小丹才又将我的阴茎含了回去嘴里,而当小丹含了一会后,
我也不自觉的在她的嘴里抽送了起来。
  当阵阵快感不停集中龟头时,我知道我快射了,便压着小丹的头不让她起身,
感到我的阴茎在她嘴里射了,一共来了好几次。
  我的精液太多,把小丹的嘴都灌满了,小丹连忙拿出的纸巾,把精液吐在纸
上,怪我说:「你怎么要出来了也不跟我说,射在我嘴里,髒死了。」
  我笑了一下没说什么,小丹用纸把我阴茎上的精液擦乾净,穿好衣服羞红着
脸说:「这下你满意了吧?」
  我说:「满意,非常满意,你以后就是我的老婆了,我会爱你一辈子的。」
  小丹娇羞的红着脸低头靠在我的胸膛上小声说道:「我也爱你,如果你愿意,
我可以把我的任何东西交给你,包括我自己。」
  我一听到此话,阴茎马上又硬挺了起来,说道:「真的吗?」
  小丹低着头轻轻的嗯了一声,我马上把她的小手放在我的阴茎上,小丹惊讶
的抬起头看着我说道:「怎么这么快又起来了,不是刚才射完吗?」
  我嘿嘿的一笑,说道:「我天赋异常,曾经学过功夫,一天射个三五次不在
话下。」
  小丹娇羞的一边说道:「那我以后怎么受得了呀。」一边将她的小手从我的
裤腰处伸了进去握住我的大阴茎慢慢的套弄着。
  我舒服的闭上眼睛享受着,手上也没閑着,将手伸进她的T 恤里抚摸着她那
傲人的双峰,揉捏着她的乳头。
  小丹轻轻的哼了一声,不安的扭了扭屁股,在我的耳边轻轻的说:「我想要,
给我。」
  我故意的说:「你想要什么?」
  小丹羞涩的轻轻打了我的阴茎一下,说:「你坏死了,你就是一个大坏蛋,
大色狼,明知故问。」
  我抬头看了一眼电影,看到电影快演完了,就不在逗她,说:「一会看完电
影,我们俩单独走,好吗?」
  小丹说:「好的,我什么都听你的。」
  一会电影演完了,我们和小军他俩碰面后,小军说要和小芳去逛街。
  我偷偷的捏了一下小丹的手,小丹会意的说她累了,想回家休息。
  小军就让我将他妹妹送回家,我故意说道:「重色轻友呀,交友不慎呀。」
  小军和小芳红脸过来要打我,我马上拉着小丹的手跑了,一边跑一边还说道:
「这么快就夫唱妇随了。」
  小军在一边笑骂道:「臭小子,别让我逮到你。」
  我和小丹一边跑一边哈哈大笑,跑了一会看到他们也没有追过来,就拉着小
丹一边走一边说笑着。
  走了一会小丹说她走不动了,要我背她走,我说好,她就一下子跳到我的后
背上两手搂着我的脖子。
  我感觉到小丹的乳房在我后背的压迫,两手便轻轻的抚摸着小丹的屁股,感
觉内裤的轮廓,我的阴茎又一次的膨胀起来,将裤子支起一个帐篷,我弯着腰对
小丹说:「我们打车走吧?」
  小丹说:「为什么,这样挺舒服的。」
  我尴尬的用眼神向下看了一眼,小丹立起身子向下一看,羞涩的嘿嘿的笑着
说:「大色狼,又在想干坏事。」说完就跳了下来,伸手拦下一辆计程车,我们
坐上车向家驶去。
                (5)
  我们到了家里后便激动的拥吻在一起,我见她的娇羞的样子,就是再大的定
力也受不了了。
  放开握住她的手,双手环状搂着她,嘴向她的嘴角吻去,小丹并不躲避我的
亲吻并激烈的会吻着我。
  我亲吻了她的嘴角后又吻她的脸,再到她的眼皮,她就闭着眼任我吻着,到
我吻她的耳朵时候,她的呼吸明显沉重起来。我开始将她的身体紧紧地贴着我,
并吻向她的嘴,当我的舌头去翘开她的嘴唇的时候,明显听到她呻吟了一声并张
开了小嘴,我不费吹灰之力找到了她的舌头并吸吮着,我的手也开始隔着衣服在
她身上游动。
  这样过了十多分钟,我吻了吻她的下巴后,在她耳边说:「要不先洗个澡?」
  看见她点了点头,我又说:「一起洗好吗?」
  她脸色又红了起来,头伏在我胸前,没有回答,我说道:「不说话当你答应
了。」
  一手搂脖子,一手搂脚弯,将她整个人搂了起来向浴室走去。
  进了浴室,我把她放下,这时她突然说:「你把灯关掉,难为情死了。」
  这少女的娇羞我是理解的,轻笑一下后我关掉了灯,外面的灯光照了进来,
昏昏暗间之际更添加小丹的清秀之美。
  我又搂住了小丹,嘴在她的脖子亲吻至脸颊,右手撩起她的裙角抚摸她丰润
的大腿。
  浴室很大,我们在里面一点也不觉得挤,我抱起她放在浴室里梳粧台上,这
个梳粧台竟然差不多有张床这么宽,我开始隔着衣服亲吻她的胸部,两只手已经
将她整个长裙翻起来,她的下身只留下一条小小的白色内裤,大腿的肤色在昏暗
中铺着一层白色的光芒。
  我心中蕩漾着欲火,再也顾不上什么君子风度了,把她的T 恤脱掉,露出一
付白色蕾丝胸罩,我的手饶到她的背部熟练地解开扣子,小丹一对硕大的乳房在
我眼前呈现,虽然大,但一点也不畸形,在她这个年龄的人来说算是大的了,何
况摸上去的感觉结实有手感,两粒花生米似的乳头挺立在粉红色的乳晕当中。
  我的呼吸立刻停止了几秒钟,竟然不知道我的手该往那里下手的好,嘴里情
不自禁地轻呼:「真是太迷人了。」
  小丹本来正享受我的抚摸,听到我的轻呼,娇羞的说了一声:「喜欢吗?」
  我说:「喜欢。」
  我立刻把嘴巴向她的右乳吻去,吸住上面的花生米似的乳头,用舌尖挑逗着,
右手握住她左边的乳房轻轻地揉捏。
  未经人事的小丹那里受得了这样的刺激,整个人瘫在台上任我摆布,我换了
个乳房吸吮,也换了左手揉捏她的右乳,腾出右手抚摸她的大腿和小腹,手从她
的大腿根处轻抚而过。小丹忍不住发出轻微的呻吟。
  我见时机成熟,将她的长裙从她身上解除,她剎时全身只剩下一条内裤了,
不等她反应过来,我将她整人都摆放在台上,伸手将她的最后武装迅速解除。
  她只是象徵似地用手遮了下体一下,根本没有任何反抗。
  她的阴部没有阴毛,光滑的像羊脂玉一般,叫人爱不释手,右手在她的阴户
地区轻抚着,时不时用手指夹起阴唇轻轻地向外拉。等到她呼吸开始大声时候,
我的中指穿过她紧夹的大腿来到她的小洞边,但是她紧夹的大腿令我很难动作,
于是用手肘探进她的双腿之间并把一边的腿拉开,她那嫩嫩的小穴就暴露在我的
手中。
  我开始用手指轻抚她的外阴,并发现她的淫水开始流出来了,心里对自已的
挑逗能力甚是满意,但因为她还是处女,所以手指并不敢太过深入她的洞穴,但
这样已经令她紧咬下唇,强忍我带给她一次次的快感。
  我见挑逗得差不多了,轻轻地在她耳边说:「热么?要不先洗澡?洗完澡我
们再来?」
  她「嗯」地应了一声,还是一动不动地瘫在那里。我心里暗笑,放开她到浴
缸那边放水,并把自已全身衣服脱了个精光,早就挺得坚硬的肉棒立刻蹦了出来。
  回到她的身边,只见她紧闭着双眼,鼻子上冒着几滴汗珠,这睡美人的姿势
差点就令我想将肉棒插进她的小穴里痛快一次,但我不是那么没定力的人,因为
今晚我一定要令她玩得舒服,玩得开心,那么以后她就是我的了。
  我上前吻了吻她,她睁开眼睛看了我一眼,又不好意思地闭上。我抚摸着她
的头发,越看她就心里越爱,她的脸是那种清纯的美,细细的腰,丰满的臀部,
实在是男人梦昧以求的伴侣。不一会水满了,我低声对她说:「水好啦,我抱你
过去哦。」就将她整个人抱了起来,她自然而然地搂住我的脖子。
  到了浴缸,我轻轻地将她放了进去,浴缸很大,像个水池一样,两个人在里
面也不觉得挤。我用沐浴液擦她的身体,并帮她搓背,她睁开了眼享受着我的服
务,开口说道:「你对我真好,我爱你,我的身体……很美吗?」
  我听的心里一蕩,穿过她的手臂一手一个握住她的乳房,说道:「美,美得
让我窒息,我从来没见过像你那么美的身体。」
  我拿过一张大毛巾给她围上,自已赤裸着身体将她整个抱了起来,走出浴室
后径直走到床边才放小丹下来。
  小丹在昏暗中一下子暴露在灯光下,一时适应不过来,红着脸包着毛巾整个
连头溜到被窝里。我伸进被窝里将她裹着的毛巾拉了出来,也钻了进去。
  被窝里的小丹身体因为紧张而微微颤抖着,我搂住了她,在她耳边轻轻地说:
「别怕,我会对你很温柔的,好吗?」
  小丹点了点头,我将被子翻开,让她的头不会给被子盖住,她的脸依然发烫,
含羞地闭着眼睛,睫毛微微地抖动着。
  我也觉得有点闷热,但空调是我一来时就开的了,心里一动,突然将被子朝
我这个方向整个翻了开来,甩在地上,说道:「这样不就凉快了?」
  小丹大叫了一声想要抢回被子,可是那里还来得急,我们二人赤裸的身体暴
露在对方面前无遗,小丹抢不到被子,本能的将胸部用手遮住。
  我嘻嘻一笑道:「还这么害羞干嘛,又不是没见过?」
  小丹白了我一眼,眼睛停留在我的肉棒上,我的肉棒因为刚才跟她洗澡而软
了下来,耸搭着贴在肚皮上,她调皮地笑道:「你看你的家伙,垂头丧气地了。」
  我用手拔动一下肉棒,见她的眼中充满好奇,笑道:「没见过男人的这东西
吧,要不要看看?」
  小丹呸地一声:「谁稀罕啊。」
  话虽这么说,当我将肉棒凑上她面前的时候,她伸出手指捏着我的龟头将肉
棒提了起来,说道:「怎么这会软软的?我刚才摸的时候还好硬啊?」
  话刚说完,我的肉棒就开始反应了,慢慢的竖立起来,她啊了一声,睁大眼
睛看着肉棒的变化,当我的肉棒差不多完全硬起来后,她歎道:「一下子就变大
了,怎么好像还变红了。」说完用手轻轻地搓了起来。
  我躺着享受她的抚摸,也伸手去摸她的乳房,她并没有闪避,只是专心地玩
弄我的肉棒,一会儿我就感到肉棒受不了了,就将整个身子凑了过去,双手抚着
她的肩亲吻她的脸,她闭上眼睛任我亲吻着,并主动张开小嘴任我的舌头跟她的
舌头绞在一起,我继续抚摸她的身体,并一步步向她的大腿根靠近,当我的手掌
覆盖在她的阴户上的时候,她主动地张开了腿,令我的手指可以在她的小穴门口
徘徊,而且她的呼吸也开始沉重起来,鼻子发出了声声呻吟。
  我换了个姿势,半坐了起来,嘴吧开始亲吻她的小腹,一只手抚摸她的胸部,
一只手抚摸她的小穴,她的身子也开始不自然地扭动,我知道时机开始成熟,嘴
巴吻在她的阴户上,并咬起阴唇在上面划动着,抚摸胸部的手也开始下滑,放在
她的大腿上,两只手轻轻地将她的腿分开,露出了她那可爱的小洞穴。
  她的小穴并不像成熟女性一样露出阴唇,而只是一条小肉缝,我将缝扒开,
只见里面是粉红色的,并已经分泌出爱液,毫不犹豫,我伸出舌头向里面舔去,
小丹轻啊了一声,一只手按住了我的头,我便使出浑身解数,在上她的小穴上舔
着,小丹开始大声地呻吟起来,两只手紧紧地抓住床单,我知道她正在享受着。
  终于她的小穴涌出了一堆爱液,两只腿猛地夹住我的头,我知道,她的第一
次高潮来了。
  我拿起床边的纸擦了擦嘴边的口水和她的爱液,回到她的身边,抚摸着她的
乳房,她的乳头变得硬了起来,也变得更加可爱了,我低下头在她耳边说:「怎
么样,舒服吗?」
  小丹点了点头,似乎没有力气说话,眼睛是闭着的。我睡高起来,把肉棒对
着她的嘴吧说:「小丹,帮我亲亲它吗?」
  小丹倒着趴在我的下体处,把肉棒放到嘴上尽情舔着吸着,我的阴茎又粗又
长,紫色的龟头似乎已经抵抗不住小丹的爱抚。我的头也正好位于小丹的穴旁,
也就舔着小丹的阴蒂。
  小丹边舔我的鸡巴,边喊:「老公~ 老公~ 你的鸡巴太让我兴奋了~ 啊~ 我
好淫蕩地让你干,我好淫蕩地爱着你~ 老公~ 我的下边好爽,好好舔我~ 啊……」
  我已经抵挡不了小丹的诱惑了,在她的口交下,我的肉棒达到了最佳的状态,
是时候跟她做最后的事情了。
  我示意她停下来,翻身上了她的身体,先吻着她的嘴和脸,右手将她的左腿
抱起来放高,又将她的右腿放高,这样她的小穴就完全暴露在我的肉棒之下,我
并不急着进去,左手抓着肉棒,将龟头在她穴口摩擦着。
  小丹知道快发生什么事了,双手紧紧地抱着我的背,颤声道:「勇哥!你轻
一点啊!我有点怕!」
  我听到她说的话,又看着她可怜的模样,心里一阵怜惜,轻轻地说:「你放
心,我会很温柔的。」说完对准洞口我轻轻地将龟头探了进去。
  果然不出所料,她的小穴紧得厉害,虽然已经有爱液的润滑,但龟头根本上
很难进去,看来不用点力是不行的了,我将屁股沉了一点下去,小丹立刻啊地一
声大叫:「好痛……好痛,你快点拿出来先。」满脸的痛苦之色。
  毕竟才十八九岁的身子,又碰到我并不算小的肉棒,也难怪她会痛得厉害。
我停止了行动,低头一看,一个龟头只进去了一半,穴里的温度和紧密使我的龟
头像包在热水当中,那种刺激如果我不是定力好,一定缴械投降了。
  我安慰着说道:「已经进去一半啦,我停一停等下再进去,你就就不会痛啦。」
  由于我没有动,所以小丹也感到并没有刚才那么痛了,将信将疑地说:「真
的吗?这么快就进了一半?我下面好涨,你要轻一点哦。」
  我微笑地点点头,说道:「我试着轻轻地动一下,如果痛你就叫出声来,我
就不动了,好吗?」
  没等小丹回答,我开始轻轻地抽动我的龟头,想要慢慢地将肉棒塞进去。经
过一阵努力,我的龟头真的整个都进了去,而这时我也感到龟头碰到她的处女膜
了。
  最重要的时刻就要到来,我停下了动作,揉捏着她的乳头,将舌头伸进她的
嘴里吸吮着。
  小丹边给我亲边说:「下面真的好涨,你全进去了没有?怎么不动了?」
  我吻了吻她的嘴角说:「还差最后一点,这一下会有点痛,你忍一下就好了,
以后都不会痛了。好吗?」
  她点了点头说:「哦,那你弄吧,我会忍着的。」
  我又将她的嘴吻住,屁股往下重重一沉,整条肉棒就进入了她的洞穴,而同
时,她整个身体弓了起来,嘴吧因为给我堵住住而发出唔唔地声音。
  我又停止了行动,等她平复了身体后才开始慢慢抽动起来。她的嘴摆脱了我
的亲吻,哭叫道:「好痛……真的……好痛……你骗我的啦。」
  我一边抽动一边在她耳边说:「现在还痛吗?」
  她安静了下来,开始到感受到器官的刺激,呼了一口气喃喃地说:「不……
不痛了,啊……下面好涨,好痒啊,啊……好刺激啊,我下面好刺激啊……」
  我开始由慢而快地抽动肉棒,力气也慢慢地加重,小丹紧紧地抱着我,嘴里
喃喃地不知道在说什么,汗水从她的额头泌了出来,身体也越来越发热。
  这样干了二十多分钟,小丹的表情开始变得痛苦,就在我感到快要射精的十
秒钟,她的手指甲抠进了我的背部,下身向上挺着,洞穴内开始抽搐,嘴里一边
啊啊啊地呻吟,一边喃喃地说小声说着什么。
  我知道她人生的第一个性高潮到来了,而我也做了最后的冲刺,狠狠地猛插
着,终于在我的一声狂吼之中,我将浓浓的精液射进了她的穴内,和她一起达到
了高潮。
  高潮过后的三分钟里我们的身体仍然连在一起,还是我先回过神来,见她起
伏的胸膛还没有平静下来,轻轻一笑,吻了吻她的小嘴问道:「小丹,感觉好吗?」
  小丹迷糊中应了一声,我见她还没回过神,也不打搅她,翻身离开了她的身
体,只见床上染着点点鲜红,还好我早有准备铺上了一层毛巾,要不然等下还要
洗床单。
  拉过纸巾将我肉棒的分泌液擦乾净后又帮小丹的小穴清理了一下,小丹在我
清理她小穴的时候回醒过来,眼光迷漫的看了我一眼,说道:「原来做爱可以这
么刺激舒服,怪不得学校的那些人总是说高潮呀堕胎呀什么的。」
  我突然的啊地一声惊呼,跳了起来叫道:「我刚才射到你的身体里没事吧?」
  小丹娇羞的白了我一眼说:「现在才想起来呀,早干什么去了。」
  我一脸忐忑的说:「你现在还在上学,万一怀孕了怎么办?」
  小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,说:「你放心吧,我今天是安全期,没事的。」
  我听后,安下心来,靠在床头搂着她,抚摸着她的秀发,突然想起那天的短
信,就问她:「那天的短信后面你说喜欢我的什么什么的是什么?」
  小丹红着脸一边在我的胸膛上画着圆圈,一边说道:「就是你的精液的味道
了啦,那天你射在我的胸罩上的精液,我到现在还没洗呢。」
  我说:「啊,没洗,那不臭了。」
  小丹羞红着小脸说道:「我喜欢那个味道,那上面有你的味道就不会臭。」
  我深情的吻了她一下说:「你对我这么好,我会爱你一辈子的,一辈子对你
好的。」
  就这样我们一直睡到傍晚,我才将小丹送了回去,在楼梯间我们又拥吻了一
会才恋恋不舍的分开,我哼着小曲,向家走去。
               (待续)
(6)
  我刚进门,小军就冲过来给了我一拳,问我把他妹妹怎么了,我佯装不解的
说:「什么我把你妹妹怎么了?」
  小军说:「我刚才打电话回家问小妹回去了没有,我妈说没回去。我回来一
看,你的床单上有血迹,枕巾上还有几根长发,我会不认得自己妹妹的头发吗?」
  我一听,尴尬的说:「我喜欢小丹,我爱他。」
  小军一听,就像突然被抽走了力气一样,一下子坐到沙发上说道:「希望你
是真心喜欢她,如果让我知道你对不起她,让她伤心,我和你就不再是朋友了,
我会废了你的。」
  我连忙说道:「你放心吧,我会像你对她那样对她的。」
  小军说:「那就好。」
  我赶忙换了个话题问他:「你和小芳怎么样了?」
  小军一听,立马眉飞色舞的说道:「我拉她的手了,她没拒绝。我还亲她了,
她也亲我了。」
  我一听,心里微微的刺痛了一下,说:「哦,那你们就算是成了?」
  小军臭屁的说:「那当然,你也不看看我是谁。」
  我「呃」的一声说:「你真是我的呕像,呕吐对象。」
  小军笑骂了我一句,说道:「说正经的,你什么时候去我家和我父母说你和
我小妹的事?」
  我抠了抠头说道:「这才刚刚确定关系,过段时间吧!」
  小军一听就急了,说:「什么?你都把我小妹上了,现在想吃乾抹净,拍屁
股走人了。不行,明天就去。」
 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说:「好吧,你说明天就明天,谁让你是我大舅哥呢!」
小军又笑骂着给了我一拳。
  我说:「那我明天去你家要带什么东西去呢?」
  小军说道:「你放心吧,我爸妈很好说话的,有什么事情我帮你顶着。再说
我小妹也喜欢你,我爸妈也说不出什么反对的话的。」
  我也只好说:「那好吧!」
  就这样,我躺在床上想着明天要买些什么东西,毕竟是第一次正式的去见小
丹的父母,挑明我和小丹的恋情,心情还是有些紧张的。我又给小丹发短信说她
哥哥知道我们的事情之后,要我明天去她家见她父母,小丹也非常紧张,我就安
慰她说:「一切有我呢!你别担心,我一定会把你娶过门的。」又聊了几句就迷
迷糊糊的睡着了。
            第二部同学的母亲秀梅
                (1)
  第二天,我提了点水果、两瓶好酒、两条好烟和小军去了他家。进门后,只
有小军的母亲和小丹在家,小军的父亲去公园晨练还没有回来。小丹红着脸和我
打了声招呼,看了我一眼就转身到她的卧室去了,我从小丹的眼神里看到了一些
东西,但我没有明白。
  我端坐到沙发上面,小军的母亲面无表情的坐在我对面的沙发上对我说道:
「小丹现在还小,而且还在上学,你们两个在一起不合适,你们还是分手吧!我
会给你一笔钱,一大笔钱,你会过得比现在好十倍。」说完就看着我。
  我腾的站了起来,脸色通红的说:「我是穷,我没有多少钱,但我爱小丹,
我会给小丹幸福的,这是多少钱也买不来的。我不会离开小丹,我会努力工作,
让她生活得无忧无虑的。」说完我掉头就准备离开.
  突然小丹的房门打开了,小丹哭着向我跑过来,一把抱住我,对我说:「对
不起,对不起,我也不会离开你的,我也爱你。」
  我抱着小丹怜惜的替她擦乾眼泪,扭头对小军的母亲说道:「我不会放弃的。」
刚说完,小丹红着脸说了句:「傻瓜。」
  我惊异的看了看小丹,又看了看小军,又看了看小丹的母亲,小丹脸上洋溢
着幸福和羞涩的微笑,而小军和他母亲则露出讚许的微笑。这时,小丹的母亲说
话了:「小勇,你通过测试了,希望你好好的对小丹,我们会祝福你们的。」原
来这是一场测试,把我吓得出了一身冷汗。
  我抱起小丹高兴的转了两圈,小丹在我耳边轻轻的说了句:「妈他们在看着
呢!」
  我「呃」的一声,尴尬的抠了抠头,说:「太高兴了,有点得意忘形。」
  说完在一旁「嘿嘿」的傻笑了起来,小丹娇嗔道:「瞧你那傻样。」说完就
跑回她的房间里去了。
  小丹的母亲说:「小勇啊,你今天中午就在咱家里吃饭吧,我去给你们做饭
去,你去和小丹聊聊天。」说完就向厨房走去,嘴里还嘀嘀咕咕的说道:「这个
死老头子,平时九点多就回来了,今天怎么十点多还不见人……」
  我没在意,就急匆匆的向小丹的房间走去,推门的时候听到背后小军说道:
「重色轻友,交友不慎啊!」我扭头对他嘿嘿一笑说道:「彼此彼此。」说完,
我就进了小丹的房间,和小丹卿卿我我去了。
  就在我一边舔弄着小丹的乳头,一边揉捏着小丹的阴蒂的时候,小丹家的电
话响了,我听到小军接起电话「喂」了一声,说:「是的,是的,在哪家医院?
好的,我们马上就过去。」
  我和小丹赶快整理好衣服走了出来,小丹的妈妈也出来问小军怎么回事,小
军说:「我爸让一辆无牌照的摩托车给撞了,现在已经送医院了,摩托车跑了,
现在在陆军总后医院。」
  小丹的母亲一听就急了:「赶快走,快……快点……」已经语无伦次了。
  我们出门打了一辆计程车,向医院急驶而去。
                (2)
  我们到了医院的急救中心,找了一个值班护士一问,护士说:「没什么大问
题,就是小腿骨折,但是老爷子年龄大了,有些骨质疏松,恢复起来比较慢,你
们回去给他多炖点骨头汤,对恢复有好处。」
  小丹的妈妈问道:「老爷子现在在哪里?」
  护士说:「还在做手术,身上有多处软组织挫伤,最重的伤就是小腿处的骨
折。」叫我们不要担心。
  我们坐在手术室门外的长椅上焦急的等待着,小军在一旁一根接一根的抽着
烟,我安慰着小丹和她的母亲,小丹的母亲眼里含着泪花,嘴里面喃喃的说着:
「老头子,你可千万别有个什么三长两短,你有什么事,我们孤儿寡母可怎么办
呀!」
  我安慰道:「伯母,你别担心,刚才护士不是说了吗,最重的伤就是小腿骨
折,不会有事的。」小丹的母亲抬头看了我一眼,又低下头轻声的抽泣着。
  这时我才仔细打量小丹的妈妈,她的妈妈声音甜美,怪不得以前在电信部门
是接线员,有四十六、七岁了,但看上去顶多只三十多岁,看来保养得很好,皮
肤白皙透红,乳房看上去也不小,看来小丹是完全继承了她母亲的优秀基因。她
的屁股挺而大,看着就想叫人操两下,看得我浑身燥热,阴茎马上立正敬礼了。
  这时手术室的门开了,我们马上围了过去,问怎么样,大夫说:「没事了,
把患者的小腿接上了,也打好了石膏,卧床休息一段时间就没事了。你们先去把
住院手续办一下,还要住院观察几天,如果没什么事情就可以回家休养了。」
  小丹母亲握着大夫的手连忙道谢,叫小军赶快去办理住院手续,小军「哦」
了一声,赶忙办手续去了。
  我们将老爷子推到高干病房(老爷子是离休老干部,所以可以住进高干病房),
护士将老爷子的腿固定好之后说道:「病人家属留下一个人照顾病人就好了,人
太多对病人康复也不好,还要注意二次感染。」小丹的母亲说:「好的。」
  一会他们就走了,我一个人在这里照顾病人,护士就出去了,小军也办好住
院手续回来了,小丹的妈妈让我们先回去,让小军下午来医院,她回去给老爷子
炖骨头汤,我们说好的,就一起回家了。
  由于小丹的爸爸住院了,所以我就和他们一起去了他们家。我们在小区门口
随便吃了一些东西就上楼了。上楼后,我和小丹进了她的房间;由于下午还要去
医院照顾他爸爸,小军也回到他以前的房间休息去了。
  我和小丹两个人躺在床上,我深情的搂着小丹,轻轻的吻着她,小丹吻了我
一下,说:「让我抱着你休息一下,好吗?」
  我说:「好的,我的天使。」
  小丹又深情的吻了我一下,闭上眼睛,一会就睡着了。我看着小丹那迷人的
嘴唇,一脸幸福的微笑,不久我也迷迷糊糊的睡着了。
                (3)
  等我睡醒后,旁边不见小丹,我喊了两声,没有反应,走出门看到小丹的母
亲正在厨房里砍骨头,我过去说道:「伯母,小丹呢?你为什么不让卖肉的帮你
砍好呢,要回来自己砍?」
  小丹的母亲一边擦着汗,一边说道:「小丹明天还要上学,先回学校了,让
我等你睡醒给你说一声。卖肉的砍骨头刀拿去磨了,不在,我就想自己回来砍是
一样的,砍完就放在锅里炖,骨头里的营养不会流失太多。」
  我连忙讨好的说:「这种力气活你喊我来干就行了。」说完就过去拿小丹母
亲手里的斧头,在拿斧头的时候,摸到了小丹母亲的手上,摸上去柔若无骨,光
滑油腻,可能是砍骨头的时候要来回摆放骨头的缘故,手上沾满了牛油。
  我一抬头,顺着小丹母亲的衣领看到两坨白花花的肉,我的阴茎立马坚硬如
铁,支起帐篷。我为了掩饰自己的窘态,连忙蹲下从小丹母亲的手里拿过斧头,
使劲地砍着骨头.
  小丹的母亲站起身子,把手洗乾净就坐在厨房的椅子,一边上捶着腰,一边
说:「老啦,干不动了。」
  我张嘴说:「伯母,你一点也不老,皮肤那么光滑,人又那么漂亮,如果我
不认识小丹,绝对会追你的。」
  小丹的母亲娇嗔道:「小鬼头,嘴巴那么甜,能哄死人,小丹那丫头就是这
么被你哄到手的吧?」
  我抬头对小丹的母亲说道:「伯母,我说的是真心话。」
  小丹的母亲又对我说道:「你和小丹是不是上床了?」
  我一听,心中暗暗一惊,结结巴巴的说道:「伯……伯母,我……我们……」
  还没说完,就被小丹的母亲把话打断了:「我是过来人,当然看得出来小丹
这两天走路的姿势不寻常,你别不承认。但是小丹还是学生,你们要注意避孕,
不要到时候把小丹的肚子搞大了就麻烦了,知道吗?」
  我心中大定,低着头红着脸小声说道:「哦,我知道了,伯母。」
  小丹的母亲又说:「你别一口一个伯母的,你和小丹已经有了夫妻之实,叫
我妈吧!」
  我听到小丹母亲的话后说了句:「哦,伯……妈。」
  小丹的母亲听到后说了句:「嗯,这就对了。一个女婿半个儿,以后小军不
在的时候,家里有什么事情我就找你了。」
  我马上站起来拍着胸脯说道:「没问题,有事您说话。」
  小丹的母亲看到我站起来后拍胸脯的样子,捂住嘴唇轻轻的一笑,胸前两座
乳峰随着她轻轻耸动的肩膀上下晃悠,我当场石化:太迷人了!
  我的阴茎立马向她致敬,顶起的裤裆像一座大号的帐篷。
  小丹的母亲看到后娇嗔道:「小鬼头,又在想什么呢!」
  我「呃」的一声,又尴尬的蹲了下去,继续砍骨头,心中不安的想道:要是
小丹的母亲不高兴怎么办?把我轰出去怎么办?不让我和小丹谈恋爱怎么办?想
到这里,我抬头向小丹的母亲看去,却发现小丹的母亲已经不见了,我心里想着:
这次完蛋了,她一定是去拿扫帚要把我赶出去。
  一会儿小丹的母亲回到厨房,我看到她手里并没有拿扫帚,而是拿了一包什
么东西。小丹的母亲见我在看她,就走过来将手里的东西交给我,我一看是一包
避孕套,小丹的母亲说道:「这是你爸的,放在家里也没什么用,就都给你吧!
年轻人什么事情都把握不住尺度,记住千万别头脑一热把小丹的肚子搞大了。」
                (4)
  原来小丹的母亲是去拿避孕套了,吓死我了。我张嘴就说:「谢谢伯母!」
  小丹的母亲佯装生气的说道:「又叫伯母?叫妈。」「哦,谢谢妈。」我说
道。
  我想了想就红着脸小声的问:「妈,你把爸的东西给我,那你们用什么?」
  小丹的母亲神色一暗,幽怨的说:「你爸在小军和小丹兄妹两个十多岁的时
候,因为一次事故伤到那里,就不行了,这些年来我们私下里跑了不少医院,看
了不少大夫都没有办法,我也就认命了。」
  这时,骨头也砍完了,我就洗了洗手,走到小丹的母亲身前,轻轻的抱住小
丹的母亲,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,小丹的母亲在我怀抱里轻声的抽泣着。我一边
感受着小丹母亲的乳房压迫,一边说道:「妈,你别难过,现在的医学科技这么
发达,一定会治好爸的病的。」
  这时,我刚刚消下去的阴茎又一次立正了,正好顶在小丹母亲的阴户上,小
丹母亲感受到我的阴茎,「啊」的一声连忙将我推开,红着脸说道:「你先去卫
生间看一下那个你用合不合适,我要炖骨头汤了。」
  我「哦」答应了一声就拿着那包避孕套进卫生间了。
  到了卫生间拿出避孕套一看,我哭笑不得,那盒避孕套是中号的,这中号哪
里套得下我那根大东西?大号都有些勉强。我就又从卫生间走了出来,小丹母亲
听到我从卫生间出来,就问我:「合适吗?」
  我答道:「那……那个东西我试过了,我用不合适。」
  可能刚才小丹母亲也感觉到我的阴茎大,但仍不相信的说:「中号的还不合
适?那你得用多大号的呀?」
  我低着头小声说道:「最起码也是大号的。」
  小丹妈妈惊呼道:「什么?最起码也是大号的!那小丹能受得了吗?」
  我急忙说道:「我会很温柔的对她的。」
  小丹母亲说道:「那么你那天自己去买吧!」
  我连忙「哦」了一声就起身告辞了。
  过了一周,又到了周五,我去小丹家去看小丹的爸爸,顺便找小丹,憋了一
周了,想找小丹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