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> 图片

真实自白

时间:2018-09-12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过客的自白︰首先,感谢网络给我一个可以真实的地方。再者,感谢有兴趣的朋友愿意听我说。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(一)
很小的时候,那时候还没有上学,我经常看到一些比我大的同伴在那儿摆弄他的小鸡鸡,还能喷出一点点白色的液体。对此,我只是有点好奇,但并不感兴趣,也不理解他们为什么乐此不疲。
我有一个表姐,她比我大三岁,很喜欢带我玩,并且总要求给她讲从男孩那里听来的黄色故事。有一次我们躲在被窝里讲故事,她突然抱着我,让我添掭她的下面,还说要舔掭我的小鸡鸡。我不知道下面有什么好添的,而且是尿尿的地方,于是儘管她百般哄骗,我就是不干。但我是看了看她那儿(小腹下方),发现光光的,和褪了毛的鸡屁股似的,什么也没有,也就失去了兴趣。
一直到多年以后,我还一直以为女孩的那个位置是长在前面的,因为我总认为长在前面似乎更和我的位置接近。
虽然什么也没干,表姐却要求我不能对大人说。但不久,我因为要求她给我买什么东西而没有得逞便告诉了她的弟弟(我表弟),好在她弟弟更是不明白。
(二)
第一次开始对女孩感兴趣是在小学六年级。丽是我们班的班长,个子很高,也是最漂亮的。可能因为我的成绩和她不相上下吧,她也喜欢和我说话。于是我总藉口借作业什么的和她接触,但直到小学毕业也仅此而已,这却让我尝到了相思的滋味。
记得那时候流行冬天里的一把火,我经常吹着口哨,独自感受琼瑶小说里的爱情故事。
那时候很奇怪,虽然喜欢一个女孩,却从没有想到与性相关的问题。
上初中后,我离开了那座城市,也就没有了她的讯息,但我却经常想到她,也开始写些所谓的诗。她在我的心目中是那么漂亮和动人。初中时,曾鼓起勇气给她写了封信,借用些小说上抄来的词彙,表达了我爱她。她却回信说什么目前太小,要好好学习云云。
上大学时,我又去了那座城市,并且去她家看她,结果却令我那么失望。印象中漂亮高挑的女孩现在却让我感觉很矮、很难看,说起话来也不是记起的那么甜美。她告诉我,初中毕业就去工厂当工人了。
后来,她给我写了封信,说我已不再是那个小男孩了,很有出息,也很帅。她说上初中那会不理我,只是因为她希望我好好学习。她说,在我的眼里,她读到了失望,这一点她也明白,但还希望能成为朋友。我不知道她的话是否真的,但我没有回信。
有时候,我更希望没有去看她,让我拥有一个关于女孩的美好的梦。
(三)
真真的初恋始于初二的时候,那是一个乡村的中学。
小芳是我们班一个圆脸的女孩,我因为自恃从城里来,加上本身就调皮,所以经常和老师对着干,回答问题也特别积极。每当这些时候,我总看到她瞇着眼冲我笑。她一笑我就感觉特别兴奋,所以后来每次回答问题,我都看着她,甚至于上课时我常看着她发愣。以致于老师都看出来了,告诉了她父亲(我父母不在我身边,加上我成绩是最好的,倒是没找我麻烦)。
后来我开始给她写纸条,没想到第一次就很顺利,她没让我失望,我们就这样悄悄的进行「纸条恋爱」。
直到我初二暑假补习时,我特意坐在她的后面,时不时用脚去碰她的脚,她也心领意会,尽量把脚往后。
这种脚的游戏让我很兴奋,想入非非。也就从这时候,我开始手淫,体会了高潮。甚至有一次在课堂上,我将手伸在裤兜里玩,竟然「射精」了,害得我一下午难受。不过那时候射的只是透明的液体,并非小时候见过的乳白色,想是还没有发育成熟吧!
到初三住校的时候,我们才开始约会,一般都是在晚上自习以后,找个没人的田野,坐在一起,看看月亮,谈谈什么以后的理想。我们开始了第一次接吻,我也开始摸她的乳房,对于这一切,她都非常乐意,但就是不让我动关键地方。每次约会玩了,我内裤总湿糊糊的,感觉憋得难受,然后回去自己解决一番才算完事。
那个时候,我真的感觉在爱了,一日不见如隔三秋。
初中毕业,我去上重点高中了,而小芳却去了一般的中学,我不知道是否是恋爱影响了她?
高中时,因为学校管得很紧,我和她很少见面,只有一次特殊。
那天高三学期前的一天,她提前一天到校,我去找她。宿舍里就她一个人,我们在一起腻乎到晚上,她说我害怕,你别走了,我当然求之不得。开始时还说分开睡,但不知怎么就睡一块了。
我们俩合衣并排躺在被子里,我很紧张,全身僵硬。我将手伸过去摸她,感觉得出她也很紧张。这一次,她没有拒绝我的手伸向她那里。我感觉她那里湿乎乎的,很滑溜,手指头还触摸到一个长长的软软的一块肉,感觉像是书中描写的阴蒂(直到今天,我也不知道我摸到的是什么,如果是阴蒂,那可是超级的)。
她的身体似乎在表达一种强烈的慾望,但我却没有胆量继续下一步的行动。她后来也伸过手来要摸摸我的,我却拒绝了。不是因为别的,只是觉得那儿湿乎乎的,难为情。这一夜,就这么白白浪费了,以致于我一直后悔。
高中毕业,我去北方上大学了(听说她第二年也考上了一所什么大学)。没想到,这一别,再没见面,不知道她在异乡还好吗?
小芳是我真真的初恋情人,她陪我渡过了少年时光。
(四)
上大学了,我看上一个叫倩的女孩,给她写了好几封信都没有回音,一怒之下,写了封信调侃她一番完事。
直到大二的一天,我在机房上机(那时开始对计算机感兴趣),看到邻座两个女孩在争论Turbo C的一个问题,忍不住去帮她们摆平了。我又开始跟她们卖弄我的计算机知识,教她(另一个女孩不感兴趣)用程序绘图,并且说要借给她一张什么盘。分手的时候,我知道她叫「芸」(假名),本系大三的。
直到好几天以后,我在宿舍里听到一个甜甜的女孩在外面叫唤我的名字,是芸。她说是来借盘的。再过几天,她又来还盘,并说下去走走吧。我穿者件衬衣就跟她下去了,虽然很冷,但还是坚持着陪她聊天。后来我才知道,她一开始就对我感兴趣,只是知道我比她低一级时,犹豫了几天才来找我。
接下来的那一个週六,又是老一套,我问她有没有考四级的材料,她说有很多,于是约好某一天一起去上机,顺便把资料带给我。等我那天去上机时,等了一个小时也没见到她,我气得眼都红了,就出来了,看到她正好来了,机也上不成了,就找了个教室坐在一起。
她的头髮像瀑布一样的披着,浑身散发着刚洗完澡的味道。她不是很开放的那种,但显得很单纯。我们一起聊天,然后又一起去小饭馆吃饭。我喝了一点啤酒,晕乎乎的。
出了饭馆,我们沿着校园的湖边散步。我总是不自觉地靠近她,而她总是躲开,我们都有一种触电的感觉。
到一棵树下的时候,我突然抱着她吻,她却并未躲开,只是轻轻地说︰「别在这里。」于是我们便转移到一个无人的地方,让她坐在我腿上,开始热烈地吻她,她似乎并没有接过吻,但慢慢也开始回应。我的手开始不自觉地移到她的胸部,她似乎震动了一下,也没有反抗。
她在我耳边说︰「你要是骗了我,我会杀了你。」我当然信誓旦旦,也的确发自内心。我实在没想到,第一次约会就这么顺利,我也真的深深爱上她了。
接下来的日子,我们形影不离,一起自习(我是看不下去书的,不知道她怎么样),一起吃饭,在系里也经常大胆的手拉着手。我们发现海船系有一个楼梯的尽头是一个安全的场所,就经常在那里接吻,甚至大白天也解开她的上衣,吻她的乳头,她也同样地醉心其中,紧紧的搂着我。
但有一点却让我意外,芸什么时候也不让我动她的下面,隔着衣服也不行。同时,她有时又会让她那儿紧紧贴着我的大腿,如此,我也能感觉到她那儿在膨胀。
那一年,我深深地陷入了爱的泥潭中。对她也百般呵护,她上自习,多冷的天,我也準时去送她、接她、给她背书包;冬天冷,我给她洗衣服,甚至不怕同学的嘲笑,在宿舍里晾她的衣服。因为我快乐,所以我愿意。
我一直想和她做爱,却没有实现,一来她坚决不同意,二来我也没有胆量。我让她看过我那儿,她却闭着眼。
有一次,在我的百般要求之下,她答应让我看看,但裤子刚褪到一丛黑毛那儿,她就反悔了。不过有一次,她感觉我的裤子湿了,说要看看,我没让。
这一年,让我永生难忘,我相信这是真正的爱情。
她上大四的那个暑假,我有一天晚上给她家打电话,她姐姐却说她早回学校了,于是我走遍了校园去找她,终于找到她了,她在学习(她準备考研)。她什么也没解释就跟我出来了,我们又一起走到一个草地,在草地里,我们接吻、拥抱,我吻她的乳头。她也很投入,她自始至终没说一句话。
等一切平静下来,她说︰「我要跟你说一句话。」我不以为然,却没想到是「我们分手吧」。我以为是开玩笑,因为没有先兆、没有理由。她很坚定,并且让我不要再抱希望,也不是为了考研,然后她就回宿舍了。
我整个呆了,我感觉胸腔里要喷出血来……我在她的楼下整整坐了一夜,一动未动。接下来,我顽固地去找她,她却不理我,碰到她,也没有表情。
有一次,我在她的楼下的垃圾道口发现了我送给她的一只小熊被肢解了,那可是我跑了一天,节衣缩食买来的……我心如刀绞,情愿自己被她像小熊那样肢解。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样,为什么?
我没有办法,只有开始学习,学习软件编程,学习专业知识。成绩比上一年倒是大加改善,可谁知道我心中的那番痛与酸……
这一年,她有时候也对我好些。有几次找到她,我们也接吻,她也很激动。她考研的那几天,她也让我去接她,寒假回家时,也让我帮着买票。到分配时,她甚至也和我说说有关的事。我很后悔当时不了解找工作的事,否则一定可以帮她找一个本市的工作,让她留下来,以后还有机会。
她快毕业了,也对我更友好,我们时常可以聊聊天了。记得有一次在湖边,她半调侃的说︰「如果我回头,你还能接受吗?」我竟然鬼使神差地没说话,她就自我解嘲地说︰「说着玩的。」为此,我一直后悔。
她离开前的最后一天傍晚,我预感她要来找我,就下楼了。她果然来了,刚洗完澡,穿着蓝色的裙子。她说︰「去你们宿舍吧!」如果她去了,那晚或许会有故事。可惜,那晚宿舍里有一帮混蛋正在打牌!我们只能在校园里一直走到半夜。我们接吻、拥抱,却没有机会可以做进一步的尝试,而且蚊子也在干扰!
第二天早晨,正好我爸爸来看我,我也没顾上,说是要送个同学,就奔出去了,想给她买点东西。好不容易等到商店开门,可惜当时囊中羞涩,否则,就是月亮我也会毫不犹豫地买下来送她。
我打了辆车就奔向火车站,这个季节的火车站,总是特别伤感的,一群群分别的同学在唱「真心英雄」。我知道她的座位,就将东西放在她的座上,然后她就来了。我们在车厢里拥抱、接吻,彼此都想把对方融入自己的身体……然后我说︰「你和同学们告别吧。」就下车了。
一群人围着她说这说那,有的女生在哭。我站在远处的一个台阶上看着她,忍不住要流泪,就背过身去,任凭泪水不停的流。
过一会儿,她的一个同学过来叫我,说芸要和我说话。我们隔着车厢,四眼相对,泪如雨下!她拉着我的胳膊,使劲的抓着,说着「保重……」我却什么也说不出来,也拉着她的手,只是流泪……上帝啊,为什么要让我们这样?为什么我们不能在一起?!
火车开动了,我随着车奔跑,泪水和汗水湿透了我的衣服。
「芸」真的走了,我像幽灵般的回到空蕩蕩的校园。每一天里,我都会想到「芸」,想到我们在一起的时光,一看到我们曾在一起自习的教室,我的心就一阵阵的痛。从那以后,我再没上过自习,我也学会了抽烟,抽得很凶。
接下来,我整个人都变了,沉默寡言,也开始在外边软件公司兼职,把自己埋入到无言的程序中。很长时间,我对女孩丧失了兴趣。我不爱动了,感觉自己老了,很难想像我以前是个调皮的男孩。人们说我成熟、稳重了。
直到今天,我仍然不知道「芸」离开我的原因。记得有一次,她问我︰「你对处女怎么看?」我当时觉得她可能有什么要告诉我,为逼迫她快点说,就回答「非常看重」之类;她又问我︰「如果是被歹徒逼迫的呢?」天知道我竟然说︰「女人与歹徒搏斗死了也比失贞强」这类话,还发了一顿议论。
当时,她没再问什么,我也没在意,只当是瞎侃。现在想起来,这很可能与她自己有关(后来她又说过上初中时,曾有坏人掏出阳具追她,她跑掉了;我追问分手原因时,她也曾说,以后会让我知道的,还说她以后要找个老实的人做丈夫)。
难道这就是真相吗?如果是这样,「芸」,你知道吗?我其实真的不在意,现在,我已经成熟了,再不会那样胡说八道。只要能和你在一起,比什么都好。或许,因为我那时是个穷学生?
可「芸」啊,你知道吗?你走后,我一个学生的月收入就过千元,毕业后一年,我便在一个美丽的小区买了一套两居室的房子,高档装修,各种电器一应俱全。二年多以后,我的年收入已过十万。虽不算很富有,也足以让你过上小康的生活。
或许,是因为我那时光迷恋和你在一起,荒废学业,你看不到前途?其实你最初的感觉是对的,我还是优秀的。
一毕业,我就去了一家外企,担任项目组长,一年后又在另一家公司担任部门副经理,总工程师,直到现在,我在一家全球着名的公司里担任研究人员。我开发的软件,甚至在盗版里也能看到。
可是,「芸」,我再也找不到你了,这是我一生最大的遗憾。如果有来生,我再不会放过!如果在当初我可以再大胆一点,稍微强迫一点,和你做了爱,或许你就不会离去,也不会有给我一生的伤痛。
(五)
我现在的妻子,是在「芸」离开后一年多认识的。她给我的第一感觉是长得很像「芸」,圆圆的脸,带着大眼睛。老实说,她比「芸」漂亮,似乎也更温柔(后来知道,并不温柔)。其实,芸走了后,我对女孩兴趣锐减,但可能是因为妻很像芸,我便开始和她谈恋爱。
我们发展得很快,第一次约会,接吻。没几天,我就可以摸遍她的全身了。记得第一次我动到她那儿的时候(隔着衣服),她不像「芸」和「小芳」那样拒绝,我觉得她是不知道该如何拒绝。她心跳的很快,似乎喘不过气来,我真担心她会晕过去。
妻和前面的女孩一样,最喜欢的也是我吻她的乳头,但她并不拒绝我动她其她地方。
我第一次摸到她的私处时,感觉很複杂,也不知道哪儿是哪儿。终于找到一个小洞,勉强一只手指可以通过,感觉里面像蛇洞似的,不是我想像的光滑。
开始的一个月,她愿意帮我手淫,也愿意我动她那儿,但不让进去,也不让看。慢慢地我可以看了,发现并非书中描写的那样美丽。鑒于「芸」的教训,我决定一定要进去!再说这时也毕业了,也有条件。
于是有一天,在我的游说下她默许了。等脱光了衣裳后,她又后悔,开始躲避,翻身趴在床上。箭在弦上,没办法,我只好霸王硬上弓。也不知道哪儿对哪儿,把她屁股搬起来,就从后面插了进去,感觉很滑溜。妻叫了一声,似乎是很痛,我吓得赶紧拔出来,龟头上都是血,床单上也流了不少。于是忙忙将床单收起,妻也去洗了洗。第一次就这么在慌乱中过去了。
有了第一次,后面就顺理成章了,妻也不再反对,但要求我戴套(实在不喜欢那东西)。
我发现,其实我还是在想着「芸」的,我一次次的在网上搜寻是否有她的下落。
跟妻做爱的时候,我发现妻没有想像中的高潮,弄多长时间也没用。等到我们一年后结婚的时候,我感觉自己有一半的因素是基于道德的压力。经常,我藉口干活等原因等到她睡着了,我才上床,似乎在逃避性。有时候,妻动我那儿的时候,我会说︰「我太累,别闹了,睡吧!」
新婚夫妇,可能没几个像我们一样半个月左右才一次,但妻并没觉得有什么异常。她是爱我的,儘管我们隔三差五便因为一些琐事吵一顿,但并不涉及感情的问题。我发现,自己再也不会像和「芸」在一起时那么地疯狂和沉迷了,不见「芸」时,我会一时不刻的想她,而和妻分别,我独自来到京城,却有点窃窃私喜。
我真的没有理由对妻说「分手」,不管是婚前还是婚后。但我真的却害怕她来电话,她说的很多,我只会「啊、啊」的,催她快挂电话。
可我知道,我不会离开她,因为我感觉她就是我的家人,我的亲人。那一种感情,就像是对妹妹、爸爸、妈妈。我深深地知道,这和「芸」在一起的那种热烈是不一样的,但我不会抛弃我的「家人」。
(六)
奇怪的是,我一离开了妻,性慾却很旺盛,几乎一天手淫一次,甚至连着两次。我也想找一个女孩,和我一起分享这种单纯的性爱,当然也可以做个朋友,在困难的时候,可以互相帮助。但我不想再讨论婚姻的问题,而且我也不会离开妻(除非「芸」出现)。
我想像着和一个有高潮的女孩在一起,我们可以随心的玩出各种花样,但每次自慰以后,我又打消了这种想法。
性是一种快乐,男孩和女孩都应该需要,为什么要拒绝呢?没有负担的性可能更放鬆、更痛快淋漓。我只是想在没有社会压力的时候,做回猴子的权利。很多时候,其实我们其实并不比猴子更快乐。不知道人类是进步还是退步?
性爱是纯洁的,不涉及到社会的、经济的等等因素,为什么要认为它是人性骯髒的一面呢?但是社会如此,只能是暗中行事。
其实,到目前为止,我还没找到。